符·号

本命总悟。
本命cp威冲瑞金。可逆不拆。

『威冲』 Live ⒈

⊙有一定程度的ooc
⊙主cp威冲
⊙微量土银

@初染 是写给太太的,因为答应你的五里雾中我憋了四五行写不下去惹(土下座),大概那篇要缓好一段时间才能写出来了,所以就写了这个๑•෴•๑,希望染太太喜欢。

————————

土方十四郎是个无情无欲也不出名的穷道士,心狠手辣不说,还特别嫉妖如仇,看见妖怪就好像对方杀了他全家一样提着桃木剑就把对方砍个七零八落,全尸也不给留一具。

这是碧落山上小妖怪都知道的事,因为他们比邻而居的红豆精山崎退就是一个不小心就被土方十四郎给捉了去,从此杳无音信。

在自家小山药志村新八日复一日的愁眉苦脸下,万事屋一行人终于收拾收拾,雄赳赳气昂昂的卷了食物钱财——当然不是跑路!他们是要救人……啊不对,是要救妖去的英雄!


……话是这么说……转眼那两个人就不见了好吗!银时苦哈着脸,四处转悠,一会嗅嗅这家糕点香甜,掏钱买几份,一会瞅瞅那家姑娘好看,瞧上个半天不舍得挪眼。

他是真不着急的,虽说土方十四郎这人在妖怪中名声不怎地好,但只动手上染人命的坏妖也是出了名,像山崎退这种干净的要命的妖怪,土方顶多吓唬吓唬他,保证山崎那家伙一根毛都不少。所以他们一行人看着声势浩大,说白了也只是下山来玩玩,顺便把那可怜的红豆精带回山上。

再者要找土方十四郎这人一点都不费劲,从不掩饰自己的踪迹,一点都没有世外高人的样子,丝毫不在意仇家寻仇,走哪都是一片风雨。

“欸你知道吗,土方大人在赵员外家除妖呢,听说这次的妖怪可厉害啦,一连杀了好几个人,土方大人已经在那员外家呆了好几天了。”

银时耳朵微微一动,不露声色的往说话的那漂亮姑娘那挪几步,方便自己听的更清楚。

“是吗,不过那可是土方大人呢,一定没几天就解决了吧!”

银时看着这两姑娘满脸痴汉的走远,面无表情地又往嘴里塞了一块糕点,嚼的费劲,难得找回了好久没感觉到的一阵恶寒。

土方十四郎那臭道士居然这么受欢迎的吗???

不过,赵员外家吗……银时拍掉手上的糕点屑,原地等了一会,日头渐渐上来,那两个混小子却也还不见妖影,不耐烦之下,只好自己去找。

反正他俩自己也不会出什么事。都是老大不小的妖怪了,也不是没下过山,况且碧落山下的小城镇贫瘠得很,也就土方十四郎这种穷道士会来这耍耍,高端大气一点的道士谁愿意来着破地方,一点油水都捞不到。

银时放宽心的离开了。

脚尖才堪堪蹭上赵员外家的门槛,那四四方方的四合院之中陡然升起一缕妖艳的红烟,起初还红的似血,而后又渐渐变谈晕染开来,到了最后竟隐隐凝成一个模糊的人形。

那是——神威?!

凭着几十年的相识,尽管不甚熟,但银时还是一眼辨认出那个背影绝对是如假包换的神威。

神威立在空中赤发张扬,大片的血宛若盛开的鲜花,颤颤巍巍地绽放在衣服上。

一股恶臭扑鼻而来,是他身上的凶煞之气。

银时忍住想吐的欲望,心中惊疑不定,不过是两年没见,这家伙居然把自己搞成这个鬼样子?!总一郎知道吗??

周边空气隐隐变得有些炽热,脚下的地面开始有些轻微的颤动,银时忍不住跳了下脚,翻身跃上围墙,一低头,便看到了那个立在院中纹丝不动的男人。

一头及腰墨发被粗粗的绳子随意束成高高的马尾,被风撩起的黑袍,腰间别着一个造型奇特的黄色小瓶,脚踏木屐,细碎的刘海下一双黑的深邃的眸子,带着点清冷孤傲,微微抬首,遗世独立。

银时愣了一会后,立刻又反应过来——我靠那个不就是土方十四郎吗?

我的天,他怎么和神威对上了。

银时左看看右看看,找了棵离他们尚远但视角良好的树蹲着,动静不小,但两个人好像都没有发现他的样子。
——或许发现了,但无暇顾及。

地面的震动越来越明显,连着那围墙都裂了一两道缝。神威虽然还是在笑,但湛蓝色的眼里却带出点明显的不耐烦和时不时闪过的焦躁。

银时咋舌,神威这么急的样子他还真是从没见过,这小子不是一向喜欢和人干架的吗?

“我不管你这么做是为了谁,但这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土方冷着脸开口,“赶紧住手还来得及。”

“呵,”神威低头轻笑,“我好像没必要和你解释什么吧?我还是很想和你打一架的呐,不过今天我没空。”话落,他周边的空气突然扭曲模糊。

咔——

一扇黑色的门突兀出现在空气里,门上什么装饰都没有,干净却又徒增诡异,从门缝中溢出浓重的黑色死气。

那个是……银时瞳仁一缩。

“阿伏兔,杀了他。”神威淡淡开口,转身离开。

“站住!”土方足尖点地,提着剑飞身想要去阻止,身后突然闪现出一个黑影。
咬牙,侧身躲过攻击,下一波攻击又立刻朝他袭来。

眼看着神威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土方只好放弃,拿剑格挡住身后人的攻击,无奈道:“人都已经走了,没必要演了吧?”

阿伏兔挑眉,收回拳头,“小子挺聪明。”

——tbc——

是的,这章就这么点啦~

[银魂告白向] 男神×你

国庆窝在家好无聊,半夜居然开始脑补银魂各男神的表白……我也是没救了吧。

大家中秋快乐!!

↘注意↙

  ×ooc
  ×娱乐向
  ×BG慎入

——————

×坂田银时×

握拳放在唇边咳嗽两声,眼神不自在的四处乱飘,顶着一头蓬松的银卷毛,不在意的态度里掩埋着丝紧张——
喂,万事屋刚好缺一个老板娘,银桑看你就勉勉强强还凑合……要不要,来试试?

×桂小太郎×

浅棕色的眼眸里晕漾着点点温柔的笑意,嘴角抿出认真的弧度,墨色长发披散在身后,逆光而立,在一片刺眼的柔和中伸出骨节分明的手——

这位小姐,可否愿意和我一起迎接江户的黎明?

×高杉晋助×

霸道的环住你的肩, 在你脑后吐出一个小小的烟圈,嗓音低哑磁性,带着点不容置疑的霸道,微微眯起紫眸,低低的笑着——

上了我的船,就是我的人。

×神威×

蹲立在栅栏之上,湛蓝的眼宛若清晨薄雾笼罩的天,透彻心扉,称着如红日一般耀眼的橙发,是触目惊心的美,褐色披风在身后呼啦作响,头顶呆毛一晃一晃,笑着——

虽然我不觉得弱小的女人的孩子有什么值得期待,但我会好好训练我们的孩子~

×冲田总悟×

叼着不知从哪拔来的草,梳的高高的马尾在身后一摇一摆,栗发被阳光渲染出温柔,踏着双木屐在草地里悠悠晃晃的走,微微偏头看了眼身后,不耐烦的一撇嘴,眼底却又掩埋着无可奈何的笑意——

喂,笨蛋女人,我不是说了别跟来了吗?再跟过来就杀了你,听到没有?喂喂你怎么……算了算了,过来啊,跟紧点,跟丢了我可不会去找你。笨蛋。

×土方十四郎×

挥剑斩下敌人头颅,甩掉剑上一点残留的鲜血,收鞘,转身单膝跪下,稍微仰头,神情严肃庄重,开口,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公主,保护您是真选组的任务,也是……我的任务。

×志村新八×

推了推快要滑落的眼镜,脸色通红,踌躇良久,才猛然鞠了一个堪称直角的躬,手无意识的攥禁衣袖,声音响亮尾音却又带着些颤抖——

我我我我喜欢您!比喜欢阿通小姐还喜欢!!

————
别问我为什么山崎不在……因为他们在我眼里是有官配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为什么每一次在我暗戳戳想要换头像的时候,lof都会提示我……图片尺寸太小,让我重新选呢……唉……

第一次写凹凸的瑞金……因为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嗷啊啊啊!!他们好甜!别比赛了去结婚啊你们!!

×ooc
×瑞金甜品制造厂
×码着玩玩
×只有一点点

——

金窝在格瑞身上,不安分的动来动去,掰着指头算了算,没一会,一张脸垮下来,哭嚎开来:“格瑞格瑞——”

“嗯?”他放下手里的东西,低头看向金。

“我的钱不够了欸——”

“想买什么?”

“嗯嗯,我想想……章鱼丸子棉花糖牛肉干炒板栗猪肉铺酸乌梅苹果糖…还有还有……”金数着数着口水就要流下来。

格瑞看着他因喜爱而熠熠生辉的一双眸子,心中有一块地方塌陷下来,不可思议的柔软。眉间冷霜在他的笑中化开,格瑞声音低哑温柔,眼里紫罗兰色的涡点点回旋 ,藏着溺人的宠。

“好,都给你买。”

『威冲威』 红

⊙文渣
⊙ooc

这文我思考来思考去也没想到明确攻受向,索性标了威冲威。

关于警察和犯罪分子什么的我了解的很少,所以我就把自己知道的一些瞎写写,不对求纠正。

没捉虫。是瞎写。
——————————————

太阳……是什么颜色的呢?

无法言说。因为没见过。

体内天生对阳光的厌恶让神威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没有直视过太阳,连对阳光的接触,也是少之又少。

如果,真要猜上一猜,大概,是红色的吧。

如熊熊燃烧的火焰,如触目惊心的鲜血。

就像现在自己目之所及的一样。

伸出手,指间触及一片冰凉,食指无意识的蜷缩,和大拇指轻轻捏搓。

粘稠湿润。

嗅到一股刺鼻的腥。

是血。

神威猛然回过神,面无表情的看着墙角那一堆支离破碎的尸体,有些无趣的甩掉手上的暗红。

转身正欲离开,却撞进一双猩红的眸子里。

“哟,恶徒,虽然很惊喜你又干掉了一个逃犯,但还是请你跟我走一趟吧。”他木着张清秀的脸,看着笑意盈盈的神威,说的毫无起伏。

话音刚落,神威一个侧身,看着刚刚自己所靠立的墙上一个不大不小的洞,歪头:“警察先生真不友好欸,不是说请我去吗?”

尾音微微上挑,带着点清朗的疑惑,仿佛他是真的在好奇一样。

冲田总悟眸子里带着点失望,将枪口还冒着点烟的枪丢到一旁,“我只是觉得拖着尸体去比较方便而已。”

“欸~”

神威依旧笑着,闪身来到总悟面前,手握成拳,对着那有柔软栗发的脑袋狠狠砸下去。

总悟慢慢悠悠的往后退一步,惊险躲开,而后快速抬腿,也是朝对方最为柔软的头部踢去。

来往几回,两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带了点伤。

神威单以力量和速度,而总悟靠速度和技巧与他周旋。以至于几回合下来,反倒是胜率比较大的神威伤口多些。

神威愈战愈勇,感受自己浑身血液的沸腾,湛蓝色的眸子闪着灼目的亮。

突然,一股细小的气流擦过总悟脸颊,直直向着神威射去。

来不及开口提醒,总悟就看着神威面色一僵,拳头还来不及捶向总悟就忽然松懈了力道,整个人倒了下去。

巷子拐角急急忙忙窜出两三个人,迅速走到神威身旁。

总悟面色冷然的看着他们对神威注射急救针,然后一脸兴奋的夸赞自己。

“冲田队长真厉害,要不是你分散了这个魔头的注意力,麻醉枪还真打……”

“谁让你们来的?”总悟打断他的话,声音冷的仿佛含了冰渣,眼如刀射向那几个警察。

几个小警察吓得一哆嗦,下意识交代:“是、是我们自己跟过来的……”

“我自己可以搞定。”总悟皱眉,“下次别来了。”

“是……我们明白了。”几个警察有些不甘心的应下来。

——

要说神威,那大概是所有犯罪分子中最奇葩的一个存在,最近才出现,左右也不过杀了四五个。

但他杀人没有计划,也没有预兆,方式也极其残忍,仅仅只靠单纯肉搏,以至被他找上的人死后通常不会很整齐。

他杀人也是不做任何掩饰,最爱干的事就是杀人前穿上一件比较大的外套,在对方死后把染血外套就丢在杀人现场。

这种大大咧咧的行为让警察毫不费力就查到了他的身份。

不过知道是一回事,抓住是另外一回事。

况且抓到了也不知道该如何判刑,因为,死在神威手下的人无不都是本国的罪恶滔天的死刑逃犯。

所以警察们压根不知道抓回来后是应该给他颁个奖还是让他去坐牢。

至于总悟,也是个蛮奇葩的存在。

冲田总悟这个名字,在国际刑警队里是非常出名的存在,说是天才也不为过,好几桩大的犯罪都是由他破解的。

然后这个天才轻松搞定了第六个在别人眼中极为复杂的犯罪后……辞职了。

辞了职后他闲在家里待了几天,就又加入了现在所在的这个小小的警察局。导致这个小小的警察局一度受到来自外界的强烈关注,一连几天都有新人加入,想看看这个让天才放弃锦绣前程的小小警察局有什么特别,局长压力瞬间倍增。

好在总悟作警察也是非常给力的,几天下来抓住了好几个犯罪团伙,直接捣了人家老巢。

一路的顺风顺水在遇到神威后戛然而止。

也许是天生的对头,抓捕神威这个任务一连持续了好几周。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神威只会在冲田总悟面前出现,和他对打互殴,而其他人连见都没有见过神威。

今天这出戏码两人都不知情,导致神威一个不留神就中了招。

总悟难得有些坐立不安,还是没忍住,起身来到了关押神威的地方。

本以为要等上些时候,却没想到去的时候神威已经醒了。

“呀,警察先生。”神威笑眯眯的打招呼,脸上没有任何的不甘心或者是愤怒。

总悟下意识的松口气,然后又有些恼,口气差到极点,“按理来说你应该至少睡一个半小时,现在才不过一小时零八分。那些警察都是废物吗。”

“因为我比较厉害呀。”神威说的毫不害臊,头顶橙红色的呆毛一晃一晃,笑的明媚。

总悟有些晃神。

很久没有看到这么纯粹干净的笑容了。

“说吧,你杀人的理由?”总悟看着神威,惯例问一句。

神威听到这个问题倒是愣了一下,“什么理由??”

“杀人的理由。”总悟面无表情的重复。

“我没有杀人。”神威眨眨眼,一脸认真。

总悟一顿,倒没觉得他在遮掩或者是开玩笑,神威是真的这么认为。

再度开口,倒有些兴致勃勃起来,“那你这么久都在干什么?”

“练手。”一提起这个神威就感到无趣,“天天听人说他们有多么穷凶恶极,视人命如草芥,我以为他们很厉害呀。”

“所以你是去找他们打架的?”

“是呀。”神威理所当然的回答,“但他们太弱了,完全不行。”

总悟转着笔,问了一个他最感兴趣的问题,“你是怎么辨认出他们的?”

这些逃犯之所以能逃走,多少都有乔装打扮的能力,有些甚至精湛到连自己亲人都认不出来,那和他们素未相识的神威是怎么找出来并且还能打起来的?

“看看就知道了呗。”神威对这种一问一答的游戏有些失了兴趣,“他们身上的血腥味太浓了。”

总悟嗤笑一声,这种敏锐是连自己也不及的,还真是当刑警的好料子。

不过,就这么把他关起来,好像自己又会很无聊呐……

“喂喂,警察先生,我什么时候可以…”

“当然是随时恭候。”总悟说的意味不明。

神威却秒懂,笑意还未完全展露,又想起了什么,肩膀一瘫,趴在桌子上不吱声了。

“那就到这吧。”总悟挑眉,放下笔,拿着干干净净的记录本走出牢房,门外正看着监控的人急忙迎上来,“冲田先生……就这么结束了吗??”

“嗯。”总悟哼一声,把本子和笔塞进对方怀里,“我要下班了。”

“那……哎?冲田先生别走啊!犯人怎么办??”来人苦哈着脸,嚷嚷道。

“让他在那待着吧。”

——
入夜,床头的手机画面突然亮起来,铃声随之响起。

总悟打个哈欠,拿起手机,摁下接通键,“说。”

“冲、冲田先生!犯人神威越狱了!!”

“噢”总悟慢吞吞地应一声。

对面的人被他的态度弄得有点不知所措,只好匆匆丢下一句“您快来吧,我们打不过他!!”

总悟穿好衣服,赶到的时候场面已然失控,有几个警察愤慨的站在一片玻璃渣中间,神威已经逃走很久了。

抬头注意到总悟,那几个人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跑过来叽叽喳喳说了一大堆,无非就是神威怎么掰开铁栏一路横冲直撞逃出去。

“唔,追捕任务就交给我吧。”冲田笑道。

“啊、啊?”那人正说的慷慨激昂,措不及防被打断有些愣怔。

总悟绕过他,穿过一片狼藉,看着被砸出一个大洞的铁门,笑的开怀,眼里是带着点激动的兴奋。

乖乖等着我来抓捕你吧,恶徒哟。

——end————————————

红,是他赋予太阳的颜色。

神威很喜欢冲田总悟的眼睛,从第一次见到开始就很喜欢。

踏着一地残肢走到神威面前,那一双猩红的眸子。

神威看到了,掩藏在狡黠下的,对人命的漠视和,对血液的渴望。

他们,是同类。

『青葱』 夜

⊙文渣
⊙ooc
⊙短
⊙不明所以
说起来,一到假期反而人少啊……大家都出去玩了吗(。•́︿•̀。)

慎入

不喜勿喷。

——————————

睡不着。

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就像是极速行驶的车倏忽失去了车轮,原地停止,动弹不得。


他不喜欢这种比喻,但又觉得格外贴切。


初到江户时也的确时常失眠,亦或只是假寐,冗长枯燥的黑夜从不会有梦境相随,但胡思乱想是不少的。但凡想起姐姐的音容笑貌,他总是会笑,很温柔也快乐的笑。


如今却徒留彷徨。


一旦瞌上眼帘,脑海中只剩下姐姐苍白无力的手,他抓住了,也没抓住。


以往觉得在武州快乐幸福的回忆现在成了心口上尚未痊愈的伤,鲜血淋漓,碰一碰都是撕心裂肺的痛。


真的,真的很难受。


眼眶稍热,大概是有什么不好的东西要夺眶而出。烦躁的扯下眼罩,将飘忽不定的目光放在天花板上。


一阵微凉的风吹起他的栗色的发丝。


这种发色放在姐姐头上是温润柔和,但与他却相称出一种危险。


他将手背狠狠拍在额头上,不再去想与姐姐有关的事情,起身去将窗户关上。

耳边却又依稀响起姐姐的声音。


“小总,睡觉不关窗户可是会感冒的。”


低咒一声,他皱紧眉头,抬眼看向窗外。


风景很好,皎洁的圆月高高悬挂在浓稠的夜色中,幽然散发光辉,树影婆娑,轻烟寥寥,与月色融为一体。


……嗯?烟?


他挑眉,四处乌黑中那一点猩红格外显眼,黑衣墨发男子手里夹烟,立在树下,宽大的衣袍被风吹起,整个人仿佛即将乘风而去。


嗤。


他被自己的想象逗笑,再次抬头却看到那男人回过身,锐利的目光带着点复杂又混乱的情感紧紧锁住他,指间猩红忽明忽暗,黑绿的树叶相互摩擦发出簌簌的声响。


他无所畏惧的抬眼,带着点狂妄不羁的肆意,手却无意识的抓紧窗框。


对视间,时间悄然流逝。


猩红终于彻底消失不见,宁静突然失去最后一点生机,彻底化为死寂。


他也突然回过神,将窗户狠狠合上,耳边微凉的风也停住,不再企图扰乱他思绪。


夜已深。


————————————————————

青葱啊……这是青葱啊……虽然我写的忽忽悠悠不明所以……但这是青葱啊…………

其他没有标的全是威冲没错…………都只写了一半,有的甚至更少,只有开头。
考试前总满怀雄心壮志立志要勤奋填坑,放了假反而觉得恍惚。不是无梗可写,相反我能想到写的有很多,光是填坑就要写上好久。除此之外的,什么无人岛爱染香警匪卧底死神阴阳眼。

太多太多。

想写,写不了。

大抵是心太浮,想打点字却也停住了手。起初的那种热血激昂寻遍也不着。

浑浑噩噩。

有心也无力。

“哦,是总司啊,在这做什么呢?”

“……我做梦了。”

“梦见什么了?”

“怪异装扮的撑着伞的红发男子与我打了一架。”

“然后?”

“……我输了。”

“那可真是稀奇啊。对方一定很厉害吧?”





“只是恶徒罢了。”

小伙伴给的不知道从哪搜罗来的图,我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要放这张,但好撩!







我反正对神威在真人版里出现不抱希望了,还听人说真人版弄的三叶篇,我私心里喜欢三叶篇,总悟戏多,但这样没高杉我也好纠结:(。心塞塞。反正都是谣言,到底拍啥果然还是要慢慢等才知道。好想让我威来耍耍:(。我怀疑空知猩猩可能只是没找到跟我威一样好看美艳艳的人。

愿中/高考可以许给所有努力的人一个锦绣前程

希望所有即将中/高考的人考试顺利呀,希望你们能在最好的状态下考出最让你们满意的成绩,给自己几年的艰辛汗水,拼搏奋斗一个最好的答复

加油啊,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