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

本命总悟。
本命cp威冲瑞金。可逆不拆。

『威冲威』 红

⊙文渣
⊙ooc

这文我思考来思考去也没想到明确攻受向,索性标了威冲威。

关于警察和犯罪分子什么的我了解的很少,所以我就把自己知道的一些瞎写写,不对求纠正。

没捉虫。是瞎写。
——————————————

太阳……是什么颜色的呢?

无法言说。因为没见过。

体内天生对阳光的厌恶让神威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没有直视过太阳,连对阳光的接触,也是少之又少。

如果,真要猜上一猜,大概,是红色的吧。

如熊熊燃烧的火焰,如触目惊心的鲜血。

就像现在自己目之所及的一样。

伸出手,指间触及一片冰凉,食指无意识的蜷缩,和大拇指轻轻捏搓。

粘稠湿润。

嗅到一股刺鼻的腥。

是血。

神威猛然回过神,面无表情的看着墙角那一堆支离破碎的尸体,有些无趣的甩掉手上的暗红。

转身正欲离开,却撞进一双猩红的眸子里。

“哟,恶徒,虽然很惊喜你又干掉了一个逃犯,但还是请你跟我走一趟吧。”他木着张清秀的脸,看着笑意盈盈的神威,说的毫无起伏。

话音刚落,神威一个侧身,看着刚刚自己所靠立的墙上一个不大不小的洞,歪头:“警察先生真不友好欸,不是说请我去吗?”

尾音微微上挑,带着点清朗的疑惑,仿佛他是真的在好奇一样。

冲田总悟眸子里带着点失望,将枪口还冒着点烟的枪丢到一旁,“我只是觉得拖着尸体去比较方便而已。”

“欸~”

神威依旧笑着,闪身来到总悟面前,手握成拳,对着那有柔软栗发的脑袋狠狠砸下去。

总悟慢慢悠悠的往后退一步,惊险躲开,而后快速抬腿,也是朝对方最为柔软的头部踢去。

来往几回,两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带了点伤。

神威单以力量和速度,而总悟靠速度和技巧与他周旋。以至于几回合下来,反倒是胜率比较大的神威伤口多些。

神威愈战愈勇,感受自己浑身血液的沸腾,湛蓝色的眸子闪着灼目的亮。

突然,一股细小的气流擦过总悟脸颊,直直向着神威射去。

来不及开口提醒,总悟就看着神威面色一僵,拳头还来不及捶向总悟就忽然松懈了力道,整个人倒了下去。

巷子拐角急急忙忙窜出两三个人,迅速走到神威身旁。

总悟面色冷然的看着他们对神威注射急救针,然后一脸兴奋的夸赞自己。

“冲田队长真厉害,要不是你分散了这个魔头的注意力,麻醉枪还真打……”

“谁让你们来的?”总悟打断他的话,声音冷的仿佛含了冰渣,眼如刀射向那几个警察。

几个小警察吓得一哆嗦,下意识交代:“是、是我们自己跟过来的……”

“我自己可以搞定。”总悟皱眉,“下次别来了。”

“是……我们明白了。”几个警察有些不甘心的应下来。

——

要说神威,那大概是所有犯罪分子中最奇葩的一个存在,最近才出现,左右也不过杀了四五个。

但他杀人没有计划,也没有预兆,方式也极其残忍,仅仅只靠单纯肉搏,以至被他找上的人死后通常不会很整齐。

他杀人也是不做任何掩饰,最爱干的事就是杀人前穿上一件比较大的外套,在对方死后把染血外套就丢在杀人现场。

这种大大咧咧的行为让警察毫不费力就查到了他的身份。

不过知道是一回事,抓住是另外一回事。

况且抓到了也不知道该如何判刑,因为,死在神威手下的人无不都是本国的罪恶滔天的死刑逃犯。

所以警察们压根不知道抓回来后是应该给他颁个奖还是让他去坐牢。

至于总悟,也是个蛮奇葩的存在。

冲田总悟这个名字,在国际刑警队里是非常出名的存在,说是天才也不为过,好几桩大的犯罪都是由他破解的。

然后这个天才轻松搞定了第六个在别人眼中极为复杂的犯罪后……辞职了。

辞了职后他闲在家里待了几天,就又加入了现在所在的这个小小的警察局。导致这个小小的警察局一度受到来自外界的强烈关注,一连几天都有新人加入,想看看这个让天才放弃锦绣前程的小小警察局有什么特别,局长压力瞬间倍增。

好在总悟作警察也是非常给力的,几天下来抓住了好几个犯罪团伙,直接捣了人家老巢。

一路的顺风顺水在遇到神威后戛然而止。

也许是天生的对头,抓捕神威这个任务一连持续了好几周。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神威只会在冲田总悟面前出现,和他对打互殴,而其他人连见都没有见过神威。

今天这出戏码两人都不知情,导致神威一个不留神就中了招。

总悟难得有些坐立不安,还是没忍住,起身来到了关押神威的地方。

本以为要等上些时候,却没想到去的时候神威已经醒了。

“呀,警察先生。”神威笑眯眯的打招呼,脸上没有任何的不甘心或者是愤怒。

总悟下意识的松口气,然后又有些恼,口气差到极点,“按理来说你应该至少睡一个半小时,现在才不过一小时零八分。那些警察都是废物吗。”

“因为我比较厉害呀。”神威说的毫不害臊,头顶橙红色的呆毛一晃一晃,笑的明媚。

总悟有些晃神。

很久没有看到这么纯粹干净的笑容了。

“说吧,你杀人的理由?”总悟看着神威,惯例问一句。

神威听到这个问题倒是愣了一下,“什么理由??”

“杀人的理由。”总悟面无表情的重复。

“我没有杀人。”神威眨眨眼,一脸认真。

总悟一顿,倒没觉得他在遮掩或者是开玩笑,神威是真的这么认为。

再度开口,倒有些兴致勃勃起来,“那你这么久都在干什么?”

“练手。”一提起这个神威就感到无趣,“天天听人说他们有多么穷凶恶极,视人命如草芥,我以为他们很厉害呀。”

“所以你是去找他们打架的?”

“是呀。”神威理所当然的回答,“但他们太弱了,完全不行。”

总悟转着笔,问了一个他最感兴趣的问题,“你是怎么辨认出他们的?”

这些逃犯之所以能逃走,多少都有乔装打扮的能力,有些甚至精湛到连自己亲人都认不出来,那和他们素未相识的神威是怎么找出来并且还能打起来的?

“看看就知道了呗。”神威对这种一问一答的游戏有些失了兴趣,“他们身上的血腥味太浓了。”

总悟嗤笑一声,这种敏锐是连自己也不及的,还真是当刑警的好料子。

不过,就这么把他关起来,好像自己又会很无聊呐……

“喂喂,警察先生,我什么时候可以…”

“当然是随时恭候。”总悟说的意味不明。

神威却秒懂,笑意还未完全展露,又想起了什么,肩膀一瘫,趴在桌子上不吱声了。

“那就到这吧。”总悟挑眉,放下笔,拿着干干净净的记录本走出牢房,门外正看着监控的人急忙迎上来,“冲田先生……就这么结束了吗??”

“嗯。”总悟哼一声,把本子和笔塞进对方怀里,“我要下班了。”

“那……哎?冲田先生别走啊!犯人怎么办??”来人苦哈着脸,嚷嚷道。

“让他在那待着吧。”

——
入夜,床头的手机画面突然亮起来,铃声随之响起。

总悟打个哈欠,拿起手机,摁下接通键,“说。”

“冲、冲田先生!犯人神威越狱了!!”

“噢”总悟慢吞吞地应一声。

对面的人被他的态度弄得有点不知所措,只好匆匆丢下一句“您快来吧,我们打不过他!!”

总悟穿好衣服,赶到的时候场面已然失控,有几个警察愤慨的站在一片玻璃渣中间,神威已经逃走很久了。

抬头注意到总悟,那几个人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跑过来叽叽喳喳说了一大堆,无非就是神威怎么掰开铁栏一路横冲直撞逃出去。

“唔,追捕任务就交给我吧。”冲田笑道。

“啊、啊?”那人正说的慷慨激昂,措不及防被打断有些愣怔。

总悟绕过他,穿过一片狼藉,看着被砸出一个大洞的铁门,笑的开怀,眼里是带着点激动的兴奋。

乖乖等着我来抓捕你吧,恶徒哟。

——end————————————

红,是他赋予太阳的颜色。

神威很喜欢冲田总悟的眼睛,从第一次见到开始就很喜欢。

踏着一地残肢走到神威面前,那一双猩红的眸子。

神威看到了,掩藏在狡黠下的,对人命的漠视和,对血液的渴望。

他们,是同类。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