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

本命总悟。
本命cp威冲瑞金。可逆不拆。

『威冲』所谓夜袭

  
        ⊙ 文渣
⊙ ooc
        ⊙ 原著背景
  

夜黑风高。

冷厉的寒风呼啸而过。

一道黑影以高速飞快掠过家家户户,带起一阵风,在他身后几乎可以隐约看到些许残影。

黑影猛然刹车,最终停在了令歌舞伎町众混混闻风丧胆的条子们的居住所——真选组门前。

神威笑眯着眼,微微抬头,看了看真选组的门,抬起手握成拳就要砸。拳头带起呼呼风声。

神威砸门向来都是真正意义上的砸。一拳下去就能将面前木质物变成稀巴烂的碎块的砸。

“哼♪”

神威心情愉悦的从喉咙里发出一个毫无意义的音节。

伴随着他声音的,是面前大门轰然倒地的声音。

他悠悠然的踏过一地木块,走向门内。地上的木块不负重荷,顽强抵抗后终于“咔擦”几声——变成了木屑。

——

“啊。”冲田总悟咂吧咂吧嘴,意料之中的尝出了血腥味。
有些不满的抬头望向窗外。

“吱呀——”窗户被粗暴推开,碰上墙壁后又狠狠反弹回去。

冲田总悟有些恶意的想象着神威被反弹过去窗户狠狠砸中脸的场景。但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神威笑眯眯地无视了窗户,一个翻越就轻巧落到了总悟的房内。

总悟起身,飞快抬脚向神威的头踢去。神威显然比他更快,但是并没有躲开,而是一把握住了总悟的光着的脚。

“怎么啦小总悟,我可是非常期待和你的见面的呢。”神威的心情诡异的好,说话音调都带着满满的愉快笑意。

总悟挑挑眉,用了些力想把脚收回来,然而对方却握得更紧了些,总悟几乎都感觉到了自己脚背骨在咔咔作响。他索性也就不管了,任神威把玩他的脚。

“喂我说,你就不能好好翻墙过来吗混蛋?”总悟张嘴,指了指自己被门倒地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而不小心咬破舌尖现在溢满血腥味的口腔。“出血了。你赔个百八十万吧。”

“咦?好过分呢,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哦?工资全都给你啦。”

神威忽的松开了手,一把抓住总悟的胳膊把人往自己怀里一扯,总悟被突如其来的力道拉的一个踉跄。

刚想开口,冷不防一根冰凉的手指就从他微启的唇探了进来,压在了他的舌尖。

略一愣怔,舌尖依着惯性在他的指头上舔了一下,随后下意识就要闭合口腔,却被神威的其他两指捏住了两颊,手指在他口腔中四处碰触起来。

总悟不适的皱了皱眉,抬脚就要往神威下身踹,同时伸手握成拳往神威腹部狠狠揍去。

神威饶有兴致的挑挑眉,腿一勾,眨眼就将总悟踹过来的那只脚夹在腿间,另一只手轻松钳制住总悟的手。

见一击不成,冲田总悟也不再耗费力气。而是放松了身体倚在墙上。

半晌,神威才移开撑在总悟身侧的手臂,站起身来,指尖在总悟的舌尖上轻轻旋了一下,而后抽了出来。

神威看着总悟,晃了晃自己的指尖,明亮的月光透过窗户洒进屋内,他指尖一闪而过的晶亮让总悟看的无比清晰。

总悟眯起眼睛毫不在意的看着他。

神威无辜一笑,将指尖缓缓送进了自己的口中,含住了。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总悟你个混小子给老子出来!!”土方穿着睡袍满脸怒气气势汹汹的冲向冲田总悟的房间。

赤裸着的脚迈步极其用力,将脚下木板踩得吱呀吱呀响。

土方一把拉开总悟的房门,看着满脸睡意惺忪躺在塌上的总悟,面上青筋根根暴起,狠狠握了握拳,勉强压制住自己即将迸发的怒气,“神威呢??!!让他给我滚出来!!!!”

“喂喂——土方先生,你的老年痴呆症犯了吗?我这里怎么可能会有神威那个混蛋呢?”总悟懒散的窝在被窝里,语调懒洋洋的。

“别给老子装傻,第九次,第九次了啊——!!这个月第九次了啊啊啊啊!!”土方几乎感觉到自己眼角已经泛起了泪花。

自从神威和总悟在一起后,他们真选组的门就再也没有好好待在门框上的日子了,每个月都要来这么几回,这个月更甚,几乎三四天门就要重修。每次还都是挑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

一开始大家还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以为是哪个组织要来搞夜袭,可也不带这么大声响,而且往往都是在搜寻一夜后也不见人影。后来又以为是哪个地痞来找茬,还特地去把周边的混混清了一遍。

依然没什么卵用。

直到他们有一次搜寻无果准备各自回房时,恰巧看见了被总悟踢出房门的神威。

神威笑眯眯地冲他们道了声晚好。

真选组的糙汉子们表示十分尴尬,于是也回了个晚好。

然后他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经过那个鸡飞狗跳的夜晚后,土方就变得十分警惕,恨不得把真选组的门拴在腰上带着去巡逻,他们真选组的资金基本上全tmd用来修门,皇粮可不是这么用的啊!

土方想了想自己已经干瘪的钱包,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恶狠狠的盯着总悟,“快点把神威交出来!”

“欸——我这里没有什么一威二威的哦?”

“那你后面的那个是怎么回事?!”

“嗯?”

总悟顺着土方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背后。总悟的背后的被子无缘无故凸起来好大一块,被窝外还有一根看起来十分顽强的橙红色呆毛直直竖起。

“没话说了吧?总悟你个混小子,今天我一定要逮住神威。”土方得意的“哼哼”两声,大步上前就要掀开总悟的被子。

突然,土方右侧的衣柜晃动了一下,门被暴力踹开。

两人一惊,转头看向衣柜——准确来说是从衣柜里出来的神威。

神威晃晃呆毛,神态自若的笑笑。

“哟,晚上好啊土方老妈子。”

土方一脸呆怔,看看总悟背后还竖立着的呆毛,再看看从衣柜里出来的神威,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好半天不知该作何反应。

神威却快速上前,一把拍开了土方的手,“小总悟的被子只有我能掀哦~”

“嘶——”土方揉揉自己被拍红的手背,也顾不得神威威胁性的话,满脑子都是“总悟房里有两个神威”这种迷之困惑。

总悟一脸不爽,快速直起身,踢开了身后那个插着不明呆毛的抱枕,“啊啊混蛋都怪你,把我的计划都打乱了。”

神威依然笑的人畜无害,麻溜的钻进了总悟的被窝。

总悟对于神威的不配合显然有些恼火,伸手用了力准备将神威推出去。

神威一低头,衔住了总悟的发丝,顺着总悟的力道往外退。总悟感受到发丝被拉扯时头皮的麻痛,一把把自己可怜的发丝从神威嘴里拿回来。

趁着总悟力道的松懈,神威伸手一捞,就又把人给带进了怀里。

土方闭了闭眼,对于面前不知廉耻若无旁人显然是在调情的腻歪场面表示接受无能。

“总悟,那个啥门的钱你付一下吧天色不早了我先走了”
土方闭上眼睛以超快的语速说完就摔门而去。

看着土方落荒而逃,总悟“啧”了一声。

倒不是说总悟舍不得钱,而是厌烦土方叽叽歪歪的数落,所以每次土方过来抓人都是用各种方法把神威藏起来。

每次都万无一失,偏偏这次神威极其不配合。本来是想让土方自己看到那个“神威”,然后嘲笑他一番将他踢出去,结果……

明天估计又要被土方老妈子骂好半天,总悟木着脸想。

“呐呐,”神威拍拍总悟的脸,瘪着嘴颇有些委屈的味道。但手下用力却极大,不过片刻总悟的脸就红了起来。

总悟毫不客气,一巴掌回了过去。

“啪”

神威脸上迅速浮现出和总悟脸上如出一辙的巴掌印,甚至还有点肿。

“小总悟下手真狠。”神威摸着脸笑的开怀。

一跃而起的神威顺带扯起了总悟,摸着他的脸,声音单纯无辜。

“总悟总悟,我想做~”

“…………你是笨蛋吗?”

——

后半夜。

“哈啊——”山崎伸了个懒腰,泪眼朦胧。

忽然一阵冷风,他一个哆嗦顿时清醒过来。

“咦?我怎么会在这?”山崎左看看右看看才发现本来应该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睡觉的自己身在过廊。

“啊,对了,厕所厕所。”

突然一阵酸胀的尿意袭来,山崎才恍然想起自己来这的目的。

他步伐匆匆,刚走不远却发现前面不知是谁的卧室,连窗子也忘了关,被风吹的左摆右动。

山崎看着那个方向背后升起一阵寒意,但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屋子里住了谁。

于是,他走进了几步,伸长了脑袋向屋内看去。

就着明亮的月光,他眼前的景象一览无遗。

啊。

突然一盏灯笼从屋内“咻”的被扔出来,准确无误的砸在山崎的脑袋上。

——

翌日。

真选组的侦查员山崎退住院了。

一大清早就被土方发现倒在了冲田队长的窗外。

医生给出的诊断是——

轻微脑震荡外加高烧。

在冲田总悟面无表情的关(wei)爱(xie)下,山崎退哆哆嗦嗦的表示,自己是被从天而降的石块砸晕的,倒在冲田队长窗外也是无意为之。

至于有没有人信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反正山崎自己十分相信这一说辞。

——————————

评论(1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