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

本命总悟。
本命cp威冲瑞金。可逆不拆。

『威冲』 九十九

⊙文渣
⊙短
⊙取名废
⊙ooc
⊙ooc
⊙ooc

(背景原著七,八年后?也就是永远的万事屋一两年后的感觉,设定大概是白祖横行。嗯。白祖横行。
讲真写到后面有点慌,这篇早就动笔了,结果后来又删删减减改了好多,我是不是该去把剧场版再看一遍)

这篇实力ooc。

要看的小天使们请做好心理准备

真的。

顺便,这篇没捉虫,瞎打打瞎发发。有错误求指出超级感谢!!

————————

他意识到自己可能要死了。

于是他开始四处乱蹬着双脚,妄想挣脱开来,但是脚尖还是渐渐离开地面。

他又意识到自己可能是不想死的。

“为,为什么……”呼吸艰难的他挣扎着企图扒开掐在他脖子上的手,一边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依旧笑眯眯的人。

这个人昨天甚至还语气柔和的喊他“小总悟”,问他刚醒来想吃点什么。

而今早他一醒来,这个人却笑着准备将他送往地狱。

他不明白。

为什么?
他自问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最出格的事情也不过就是向这个人撒了几个娇。

除此之外他一直都待在房间里。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或者更确切的说,他连自己的记忆都没有。

听那个满脸胡渣的大叔说他叫“冲田总悟”,而这个人名为“神威”。

同样的,那个大叔也说明了他的“身世”。

意外失忆。

神威是他的爱人。

然而奇怪的是当他面对“神威”这两个字,面对神威这个人时,内心起不了一丝波澜。

大抵是自己不喜欢他吧。

他抚上自己冷冰冰如同铁块的胸膛,这么想着。

他知道自己没有过于强烈的情感,据说这是失忆的后遗症。

所以即使是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情况下,他也丝毫没有任何想法,他只是略惊讶,面前的这个人情绪如此多变,仅此而已。

毕竟昨天刚醒来时,神威看向他的眼神是极其温柔且充满情愫的。

他只是想知道原因,而其他的痛苦,恐惧,愤怒等情感,他一点儿也没有。

脖子上的手猛一收缩,他几乎能听到脖子里传出“嘶嘶”的声音,他眼前一黑,意识沉入黑暗。

神威嫌弃似的松开手,冷眼看向“冲田总悟”在他面前倒下,一脚将“尸体”踢开,身体撞到房门上,发出“砰”一声响。

毫不留情的转身,躺卧在贵妃椅上,从口袋里摸索出一个红色眼罩戴上,双臂随意搭在把手上,手自然下垂,橙红色的散发披在肩上,有几缕发丝调皮的钻入衣领里。

高昂的橙红色呆毛再搭配上一双可笑的大眼睛,即使神威躺卧的姿势再霸气优美,看到的人大概都会不禁失笑。

不过听到声响赶来的阿伏兔完全没有想笑的心思,他神情麻木地看着懒散的神威,又瞟了一眼地上显然已经不行了的“冲田总悟”,深深叹了口气。

第九十八个了。

唤来手下将尸体拖走,阿伏兔又道:“团长,这个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啊?大叔我每天帮你收拾也是很辛苦的啊。”

“小总悟才不会向我撒娇呢。你去告诉那帮人,下一个要是再做不好我就宰了他们哦。包括你。啊,还有,下次电源的开关找个好地方放,手啊脚啊什么的,掐脖子太累了。”

“嘛,知道了知道了。”

阿伏兔望了一眼再没动静了的神威,深深感觉自己鬓角的白发又添了几根。

安静的关门离开。 

真正的冲田总悟早在一年前死去了。

因为白祖。

那个曾经祸害了整个江户的东西。

现在也害死了总悟。

神威去病房看过一眼。

那时候的冲田总悟一改往日的嚣张,安静温顺的倚着枕头看书,纯白色的额发搭在他的眼帘上,神威有些看不清他的神色。

“你现在也能看书?”

神威大步向前,一把抽走他手里的书,挑着眉头有些不满。

“啊,你来了啊。”总悟眯着眼笑,仰头看神威。

神威没理他,瞥了一眼书名。

《春宫十八式》

饶有兴趣的翻了翻,“原来你喜欢姿势多一点?我们可以以后试试看。”

“好啊。”

第二天便传出了冲田总悟的死讯。

大抵是回光返照。

神威有些愣神的望着医院大门,透过窗户看到来来往往神情悲伤穿着警装的真选组队员,手一松,书掉落在地。

朔风起起落落,把地上还带着鞋印的两页翻过去,哗啦呼啦的翻着,直到完全合上书。

神情匆忙的路人路过,一脚踩中了那本书,四处看了看也没发现人,低头,好奇的捡起来。

“咦?《春宫姿势大全》?”


自那以后神威精神状态就一直不太好。

甚至冲进了冲田总悟的葬礼现场,把总悟说要和他一起藏进坟里的眼罩抢了出来。

葬礼那天是晴天。

明明天气预报的大姐姐笑容满面的告知了这几天都会阴雨连绵。

结果到了最该悲伤的日子却万里无云。

眼罩就放在总悟的手边,靠的很近,但是神威连他皮肤的一点边都没蹭到。

他直到最后离开葬礼也没看他一眼,更毋庸说去碰他。

大概是不敢看也不敢碰吧。

看了碰了就会知道,那个狂妄不可一世的少年是真的死了,安安静静,悄无声息的死了。

没人去拦他。

当然也没人说出一句制止的话。

无论是近藤还是土方,都眼角通红,以一种宽容几近同情的眼光看着他跌跌撞撞的跑离葬礼。

神威那天晚上做梦了。

和总悟在一起之后他就没在做过梦,无论是关于儿时的悲恸绝望还是战场的腥风血雨他都没再梦到过。

半夜一伸手就能搂住那个身形纤弱的少年,能顽劣的上下其手把他弄醒然后兴致高昂的来一场晚间运动。

所有的彷徨愤怒都不复存在。

神威那天睡得很不安稳,短短的几个小时内他惊醒了三次,满身虚汗醒来,然后几乎是强制性要求自己睡过去。

那天晚上他梦到了江华。

梦到了神乐。

梦到了阿伏兔。

梦到了夜王。

梦到了大雨磅礴。

甚至还梦到了头发尚还茂盛的神晃。

他几乎梦到了至今为止他所经历过的全部。

但他没梦见那个少年。  

阿伏兔那几天过得很苦。

每天被在各种场合各种时间因为各种理由被自家团长以各种方式要求打一架。

说得好听点是打架,其实还不是用来当沙包泄愤。

但阿伏兔有时候也是很欣慰,自家团长只找他去打架还不是因为别人受一拳基本就死的差不多了。

原来团长也是会关心夜兔存亡问题的嘛。

——阿伏兔总是有自欺欺人的习惯。

长久这样显然是不行的。

于是阿伏兔带着一脸鼻青脸肿,飞去其他星球捉来了一个据说会造机器人的人。

“一号冲田总悟”被送到神威面前的时候,神威拳起拳落将他砸了个稀巴烂,丝毫没有因为那张脸留情。

阿伏兔以为这招不成,苦哈哈的在房里等神威的问罪,结果问罪没等到,神威却要求再造一个。

他大概是疯了。

神威有时候也会这么想。

曾经让人心胆俱寒的雷雨团团长神威,那个永远以别人的生死为乐趣,现在却只能靠着形似爱人的机器人度过一个个夜晚。

绝望而又可怜的。

“叩叩”敲门声突兀响起。

“团长?我进来了?”阿伏兔开门而入。

神威摘下眼罩,将它珍之重之的放进怀里,稍长的头发从他肩头滑落。

“人已经放到新房间里了,团长你去看看?”

神威笑眯眯的望向躺在床上的“人”,几近贪婪的眼神从发顶一寸寸看到脚尖,伸手抚着栗色的头发。

床上的人眼帘一颤,慢悠悠的睁开眼,原本黯淡无光猩红色的眼珠突然一亮。

“小总悟,刚醒来想吃点什么呢?”

他听到他充满深情的轻柔的询问声。

————结————












“啧啧披着发原来还是能入眼的嘛,那种希达式小辫子简直不能太蠢啊恶徒。”

从记忆深处传来那个少年懒散的话语。

评论(2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