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

本命总悟。
本命cp威冲瑞金。可逆不拆。

『威冲』 竹马论

⊙文渣
⊙ooc
⊙中度青葱
⊙结尾少量银冲
⊙现代背景

(说起来一开始决定的名字是:订婚记 哈哈哈哈我果然还是不能好好取名字吗)

(虽然有说注意青葱银冲什么的,但这东西果然还是要看个人理解啊,觉得有就有,觉得没有它也就没有。反正威冲是妥妥哒。)

(把可爱的来岛又子拉出来晃了一圈。

我废话好多啊我!!)
————

“才不要。”

小总悟站在高高的木箱子上,几个箱子垒在一起有三四米高,他双手一叉腰,再一跺脚,那箱子就摇摇晃晃,好像随时会倒一样。

下面的近藤看的心惊胆战,连忙劝道:“好好,我不说了你先下来,总悟乖啊。”

小总悟怀疑的眯起眼,一屁股坐在木箱上,哼哼几声,“我就不下去。”

近藤看着那些箱子又晃了几晃,苦着脸,急得抓耳挠腮。

本来这种苦差事也不是他来干的,但偏偏罪魁祸首和总悟置气,完全不愿意出来找。

你问罪魁祸首是谁?嘛,小总悟才不舍得和三叶近藤吵呢。

不过事情的缘由还是要从小总悟身上说起。

小总悟自打出生起就不爱与人交流——当然不包括三叶近藤。总是孤零零一个人让三叶操碎了心,用了很多的方法也不成功,例如组织组织班上同学一起出游赏樱,又或者邀请几个来家里玩,但小总悟永远都是一副不屑一顾的高傲样子,扬言说非要找一个打得过他的同龄人当朋友。

在吓哭了不少小同学后,三叶也总归想放弃,甚至自欺欺人的想这样也挺好。

但昨天,小总悟一放学就一反常态笑着扑进三叶怀里说他认识了一个人。

想起小总悟曾经的做朋友宣言,弟控土方开始各种不放心,在焦虑坐立不安一夜后,弟控做出了伟大决定——跟踪小总悟!

说是跟踪也不确切,不过是探个班外加观测而已,毕竟是幼儿园,对于“父母”的不安心然后过来观课,老师是一向很宽松大度的,并且土方的身份也算是赫赫有名。

是以土方根本没费什么劲就看到了小总悟在学校的一天——为此他还特地请了假,害得三叶以为他不舒服问了好半天。

他当然没告诉三叶他的伟大决策,这种事情人多了就不好干了不是。

装饰的粉嫩粉嫩的幼儿班里所有的小孩子都正襟危坐,双手叠放在他们面前小小的方桌上,背脊挺的老直,两只小短腿也并得拢拢的乖乖放在椅子腿前面,聚精会神的听着老师讲课。

嗯,不愧是市里最好的幼儿园,家教都这么好,虽然离家是远了点。土方看着自己特意选的让小总悟上的幼儿园,得意的点点头。

但他上扬的嘴角在看到那一团乱糟糟的栗发就立刻僵住。

小总悟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那一排就只有他一个人,一张桌子,显然是被老师嫌弃的“坏学生”一列。他颠儿颠儿的晃着脚,脑袋深深埋在臂弯里,桌上连课本都不摆,笔啊橡皮啊本子啊胡乱的摊在桌子上,主人一点儿想管的意思都没有,直接趴在上面就呼呼大睡。

土方叹了口气,对小总悟的做样充斥无奈,但很快他又气愤于老师对于小总悟的冷落。

啊啊啊什么破学校?!

一刻也待不下去的土方差点冲进教室揪着老师的领子把他骂一顿,奋力克制住情绪,心疼的看着小总悟与世隔绝的安静模样。

下课铃很快就欢快响起,土方看着小总悟在臂弯里蹭了蹭,明显不想醒,不过他纠结了一会,很快就站起身来,一溜烟的跑出了教室门。

土方的直觉告诉他小总悟可能就是去找那个所谓“认识的人”,连忙直起他已经酸麻的双腿,跟着小总悟。

小总悟一路狂奔,到了幼儿园最东面的教室才刹住脚,礼貌的敲敲门。门缝里窜出一个黄色的脑袋——是个穿粉色露脐装的女孩子。

“冲田总悟?!你来干嘛?”女孩子看见小总悟满脸都是意外。

“找神威,他人呢,让他出来。”小总悟抬起下巴朝门里示意了一下。

女孩一脸“果然如此”的模样,指着小总悟毫不留情的嘲笑,“哈哈哈你拉倒吧你,还想被打到屁滚尿流哦?赶紧走啦,晋助大人正在和神威聊天呢。”

小总悟眨眨眼,“晋助大人?”

“对啊,晋助大人。”

“谁?”

“晋助大人就是晋助大人啊。”女孩一脸理所应当。

看智障似的看了她一眼后,小总悟光明正大的越过她推开门,在满堂热闹中准确无误的找到了那个橙红色的呆毛。
快步向前一把揪住,拖着呆毛的主人就往外走。

土方目瞪口呆,那就是神威?

“啊痛痛痛……总悟你干什么啦。”小神威低着头,双手捂住发顶,企图减少一点疼痛感,他也不反抗,顺着小总悟往外走。

小总悟一直拖着小神威一直走到幼儿园放游乐设施后面的小树林里才放开他。小神威揉揉被蹂虐惨了的呆毛,委屈的瘪瘪嘴,“总悟我好痛哦。”

“别装摸做样的。”小总悟抬脚就要踹。

小神威轻巧躲开来势汹汹的一脚,笑眯眯的,“阿拉,总悟一点也不心疼我呢。”

“变态。”

“好吧,那我走了哦?”

“不行,不准走,我们打一架。”小总悟懊恼的皱眉,拦住小神威。

小神威挑挑眉,“总悟还没死心呐?那我们打一架吧。”

小总悟顿时眉开眼笑。

躲在草堆的土方却急了眼,小孩子打架能有什么分寸技巧?不都是掐掐打打以拳相迎,况且还不会控制力道。他看着小总悟那张白白净净的脸一会可能就会青一块紫一块就心疼的不得了。

不过他刚刚直起身就僵住了,因为不远处的两个身影已经飞快的纠缠起来,你一拳我一脚打的不亦乐乎。

他索性又蹲下来,就让他们先打会,要是总悟真有什么危险了,凭他的身手赶过去也不是什么难事。现在他冲上去了,反而会让总悟厌烦,让他吃点苦头才会明白家里的好。

土方得意起自己的机智来,远处那两个人却越打越激烈。

从草地扭打到石地,从石地滚到滑滑梯。当土方注意到他们离他越来越远的时候,那两个小小的人儿身上已经全是泥和灰。

小神威到还好,黑色的卫衣只有衣袖和衣角上沾了点醒目的泥巴。反观小总悟,的的确确是惨不忍睹,不仅白白的衬衫是全是草根和泥巴,连后脑勺和额头都是一片惨不忍睹的灰。脸上也有好几块青紫。

过了一会儿,小神威最先放开揪着小总悟衣领子的手,然后坐在地上,嚷嚷:“不打了不打了,好脏。”

“不行,”小总悟怒视他,抬脚就往小神威头上踹,“快起来,还没分出胜负。”

小神威偏过头,躲过那一脚,笑眯眯的,“反正总悟你也打不过我啦。”小总悟有些恼火,“谁说的!起来起来,不准坐下去。”

“才不要~”

“混蛋!”

土方眼见着他俩又有打起来的趋势,起了身就想阻止他们,小总悟怎么看也是处在劣势啊,受伤了怎么办?!

上课铃及时响起。

一脸不甘的小总悟原地踌躇了一会儿,就果断瞪了一眼小神威然后赶去上课。

踏着铃声进教室且全身脏兮兮的小总悟好不意外的得到了一顿骂,在老师伸手想要拎起他的耳朵狠狠训他一顿时,土方再也没忍住,怒火冲冲的在窗外站起来——带着全身的草。毕竟是躲在草堆里的嘛。

小总悟顿时傻了眼,知道土方把他扛起来跑出学校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小总悟拼命挣扎,小胳膊有好几次撞到土方的脸。

土方在忍了几次后终于不耐烦起来,“安静点!”

“土方老妈子你要干嘛?!放我下来!”小总悟闻言动的更厉害了,连脚也偶尔会蹬到土方。

“你不准再去那个学校了!”

“为什么?!”

“反正不准去就是不准去!”

说着说着,土方还觉得不解气,抬起手来狠狠打了一下小总悟的屁股。“听到没?不准去了!”

小总悟的身体突然僵硬起来,然后就没了动静。手脚也安安分分的垂在土方前后。

土方又有些不安起来,他不会哭了吧?

连忙将肩上的人放下来,“我,我就随便说说……”

小总悟果然眼眶红红,虽然一点眼泪也没掉下来,但全身上下都诠释着“委屈”两个字。

“那我能去上学了?”

“不行!”

小总悟听了就气冲冲的往家里跑,两条小短腿迈的飞快。

土方在后面跟的心惊胆战,唯恐他一个不稳就摔倒。

结果小总悟一到家就向姐姐告土方的状。

三叶认真的听完小总悟抽抽搭搭的控诉后,温柔的问,“是不是小总先犯了错呢?十四郎不可能无缘无故骂你呀。”

虽然逻辑是没什么错,从大局来看土方好像也没什么不对,但小总却根本不知道土方看到了他和小神威打架的全过程,现在满心满眼里都是对土方的愤恨和姐姐不向着自己的难过。

然后他一气之下就跑出了家门,本来也没想往高的地方跑,偏生近藤追的太紧,情急之下往木箱上一爬一蹦,就成了现在这种尴尬的局面。

“小总,快下来,怎么能站在那么高的地方。”气喘吁吁的三叶也赶到了,近藤看着小总悟纠结的样子,暗自舒了口气。

小总悟磨磨蹭蹭的往下爬了爬,半响又觉得自己亏,就朝三叶要求道:“那我要去上学!”

“没说让你不上呀,怎么可能让小总不上学呢。”

终于开心了的小总悟从木箱上一跃而下。

安静的过了几天后。

当然安静只是表面上的,小总悟已经不理土方好久了,那天后几乎就没再说过一句话。

土方多次和三叶提起转校的事,但均被三叶笑眯眯的挡了回去。

虽然老师是换了一个,但好歹学校没换,所以小总悟也就装作不知道是谁干的样子,依然每天开开心心进行上课下课和小神威打一架放学。

直到有一天小神威敲了他家的门。

“我妈让我带点零食来呢。以后就是领居啦~”小神威提着糕点盒对着小总悟笑。

小总悟面无表情的把门“砰”的一下关上。

最后三叶还是开了门。

“啊拉,这么客气呀,快进来快进来。”

小总悟坐在沙发上满脸不乐意的看着三叶招待小神威。他当然不会承认心里面其实有小小的窃喜。

小神威毫不客气的在这里用了中饭。

“小总快来啦,姐姐让我们去拍照哦。”小神威推开阳台的门,笑眯眯的喊。

“哼,喊的真恶心。”小总悟嘴里念叨着,脚下却丝毫不拖拉。

拍完照,小神威和小总悟趴在桌子上吃点心。三叶则去厨房洗碗,虽然小总悟要求了要帮忙,但是还是被三叶给推了出来。

看着小总悟时不时望向厨房关切的眼神,小神威眼疾手快拿起一块点心塞进他的嘴里。

“呐呐,小总。”

“唔。”小总悟费力嚼着略大块的糕点,两个腮帮子都塞的鼓鼓的,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

“我们以后结婚吧。”

“哈?”

“结婚啊结婚,我妈妈说只能和喜欢的人结婚的呢。”

“……”

“你同意了哦?”

“那我娶你才行。”

“不对吧,明明小总都打不过我,我娶你~”

“不行!我娶你!”

“小总明明很适合做老婆呢。”

“我娶你才对啊,谁让你长得那么娘炮!”

“我娶你。”

“我!”

……

三叶哼着歌洗碗,听到客厅里穿来的争吵声,笑的开怀。

阿拉阿拉,两个人感情真好呢。

——————————————

(明明是小番外却被我写的跟正文差不多长(。)

吱呀——

冲田总悟推开那扇沉重的木门,走了进去。

银时见状也跟着他一脚迈进去。

“咳咳咳——”

连忙捂住口鼻,埋怨似的看向冲田总悟,“喂喂,这个地方你多久没来过了?全是灰!”

“啊,放心吧旦那,死不了的。”

“待久了绝对会死的吧!”

总悟没再理他,跑到角落里去翻翻捡捡。

银时死死捂住口鼻,四处打量。屋子里虽然没灯,但走廊透进来的光却很强,足够把这间不大的小屋子照亮。

阴暗的屋子里满满当当的塞着纸箱子,两三个箱子堆在一起差不多比银时还高,“这里面装得都是些什么啊?好大!”

听到银时闷声闷气的声音,总悟回头,瞟了一眼他面前的箱子。

“啊,那个啊,是我小时候的衣服。”

“不是吧?总一郎君你原来是一个喜欢怀旧的人吗?!而且这么多!!一天买一件衣服土豪吗你是!”

“是姐姐要求的,反正也不碍事。旦那你蠢吗?当然不是,那个是玩具,那个是相册,那个是……”

总悟一一指给他看。

银时目瞪口呆的跟在他身后,拍拍箱子,结果拍下来的灰扑了他一脸。

“嘶——!!好痛!”

突然,银时捂着脚嗷嗷叫起来,显然是不小心踢到了什么坚硬的物体。“咳咳咳……这,咳,这是什么啊!?”

擦擦眼角不知是被灰呛出来还是因为痛而从眼眶里挤出的泪水,银时愤然捡起那个物体。

吹掉上面堆积的厚厚一层灰,银时才勉强辨认出那是一个相框。

相纸的边角有些泛黄,显然年代久远。银时眨眨眼,相片上有两个看起来才四五岁的孩子,一个有着栗色的短发,脸颊微微泛红,头偏着,眼睛也没看镜头,气鼓鼓着嘴不知道在变扭些什么。

另一个是耀眼的橙红色头发,编着麻花辫的小辫子被放到胸前,神情自然,笑眯眯的和另一个孩子头靠头蹭在一起。

他们的后面站着一个气质温婉,眉眼如画的栗发少女,看着她面前的两个小小的孩子的互动,笑的灿烂。

仔细看的话远处还有个男子鬼鬼祟祟躲在柱子后面,一副想过来但是又害羞的样子。

那个栗发孩子明显是冲田总悟,少女是三叶。

那么,他是谁?

银时摸着那个橙红色头发的孩子,故作不经意的问道:“总一郎君,这是谁?”

总悟终于翻找出了他想找的东西,稍喘一口气,听到这话,回头。看到熟悉的相框,总悟神情有一瞬间的柔和,暗红色的眼里迸射出一种奇特的光彩,眸子在黑暗的屋子里仿佛也熠熠生辉,嘴角带上一点笑。

银时突然有些不想听他的回答。

“那个人啊……”

总悟轻轻的开口。

“是我老婆哟。”

评论(1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