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

本命总悟。
本命cp威冲瑞金。可逆不拆。

『青葱』 梦

⊙特别短
⊙文渣
⊙ooc
⊙甜
——————

脑袋是混沌的,眼前一阵模糊,恍恍惚惚似乎有几个人影闪闪烁烁看不真切,耳边是振奋人心的喊叫和刀剑碰撞的“铮铮”声。腿脚有千斤重,也不知道是不是哪儿伤了,动一动就会扯起撕心裂肺的疼痛,手上仿佛握着什么。

粗糙的,熟悉的花纹质感。

冲田总悟猛的睁开眼,所有的一切都清晰起来。

四周横陈着疑似攘夷志士的尸体,尸体上是自己惯用剑法的所造成的刀伤。站在一片黑暗之中,前方的腥风血雨似乎与他毫无关联,唯一注意到他的,是天边高挂的一轮明月。

总悟低头撇了眼自己身上的血迹,以及右大腿上触目惊心的枪伤,伤口似乎是真的,约一指粗的小洞正涓涓往外冒着鲜血。但莫名的,一股违和感油然而生。

他在战场上?为什么他会在这儿?

不对……有哪里不对劲……

总悟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来不急追思,身侧就有明晃晃的利刃朝他的脑袋劈来。

在战场的残酷中磨练出来的下意识让他的身体比自己的大脑更快一步反应过来,他快速侧过身,躲过敌人状似可怕的攻势,握紧手中的菊一文字,刀尖略微下垂,微向右倾。由此姿势往下一按,接下敌人再次横劈而来的刀,旋即以电光火石之速朝上挥刀,斩下。

面前的敌人软软倒下去。

他稍喘一口气,尽力忽略掉腿部因用力而扯动伤口的剧烈疼痛,甩掉刀上的醒目鲜血,想坐下来休息。

身后突然寒毛直竖,背脊一凉,感受到凛冽的杀气。

总悟手腕一翻,干脆利落将自己手中的剑往后一掷,刀剑划破空气,入肉发出“噗嗤”一声响。

冲田总悟心底一松,转过身,毫不留情将剑用力拔出,温热的鲜血溅到他的脸上。

“总……悟?”头顶上方是熟悉到听烂了的声音。

永远都是稳重低沉,带着淡淡沙哑的好听男声。

总悟身体一颤,整个心怦怦的跳,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原本冷静的暗红色的眼睛满满都是不可置信。

他几乎不敢抬头,生怕自己看到那个可笑的,黑色的M字刘海,以及那个人充斥失望憎恨的脸。

手下意识一松,菊一文字掉到地上。

“哐当”

四周寂静。

————

“总悟,该起床了。”

“起来起来,要晨练了!”

“总悟?我说你这个混小子到底听见没?!”

“给老子起来啊!”

“……喂喂喂?总悟?你在里面吗?”

土方看着面前纹丝不动的门,将手里的烟一丢,心头浮上恐慌。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总悟?总悟?!我进……”

话才说到一半,面前的木门突然炸裂开来,惊慌失措的躲过朝他的脸袭来的尖锐木屑,狼狈跌坐在地。

土方恼怒的抬头看向站在一地狼藉中的栗发少年,愤怒的嚷嚷,“你这个混蛋!一大清早的想杀了我吗?!啊?!”

总悟扛着火箭筒,赤脚往前踏了几步,全然不顾被木屑刺破的脚心,几乎一步一个血脚印。

他走到土方面前,盯着他,声音依然懒洋洋的,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土方先生,你怎么还不去死呢?”

——end——

(第一篇青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写。。。)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