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

本命总悟。
本命cp威冲瑞金。可逆不拆。

『青葱』 假酒害人

⊙短
⊙文渣
⊙ooc

(灵感来自我的表姐——发给我的一段表哥喝醉之后,简直……不想认他,对没错,我其实没有表哥。)

——————————————

土方从雾气蒸腾的浴室里出来,周身似乎还隐隐环绕着朦胧的水汽,腰间随意裹了一条浴巾,松松散散的挡住不可描述的部位,他攥着白色的毛巾在自己头发上胡乱擦几下,而后将毛巾搭在自己肩上,踩着拖鞋往衣柜走去。

堪堪套上睡衣,门口就传来细小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土方凝神仔细听了听,声音又消失了。

土方叹口气,暗想果然是感冒感傻了,本来对这种高端地方就不感兴趣,任务也是简单的要命,根本不用自己出马,奈何近藤非要他和总悟来一趟,说当是放松放松玩一玩。

结果一来就感冒了,喷嚏不断,连酒宴也没去,不知道总悟近藤他们玩的怎么样了,说起来,这个点了,再怎么说也应该结束了吧?

“咚——咚——咚——”门突然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然后接二连三响起被撞击的声音,又伴随着被什么东西敲击的“哐哐”声,在沉寂的夜里显得格外吓人。土方目光一凝,拿起放在床头的刀,摆出迎战的姿势,身体紧绷起来,警惕的看着门。

“副长副长,快开门啊!”

山崎的声音?

土方放松下来,却仍然握着刀往门口走去。

开了门,一道黑色的身影直愣愣的往他怀里扑进来。

土方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往旁边一躲,却在看清那人后又硬生生折了回去。看着怀里险些一头栽在地上却毫无所觉的人,无奈的帮他把身体扶扶正,让他靠的舒服些。

山崎看了看在土方怀里的队长大人,对他这幅异常乖巧的模样十分唾弃,但又不敢在面上表现出一星半点。

“他怎么在这?”土方疑惑的问。

“队长他喝醉了,自己开不了门,又不肯让人靠近他,还一直念叨着副长的名字,我就把他给带过来了。”山崎颇为委屈的摸摸脸上被队长打出来的一块淤青,他只是想扶一下摔倒了的队长啊!谁知道喝醉之后的队长这么不讲道理!!

嘶——真疼,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见人,山崎哭丧着脸如此想着。

土方在听到总悟在喝醉之后还念叨他的名字时,耳根就已经红的彻底,假装镇定的咳了咳,“咳咳,那啥,山崎你先下去吧,我来就行。”

山崎舒了口气,忙不送的离开了。

土方半搂着不省人事的总悟,关上了门,立在门边,看着怀里栗色的脑袋,一时有些恍惚。

总悟一向不胜酒力他是知道的,以前还在武州的时候,小只的总悟总喜欢偷偷摸摸的尝近藤放在房里的酒,不过往往都是一口倒,然后醉醺醺的被赶来的三叶无奈的点着脑袋训一顿,还傻呵呵的咧嘴笑,乖乖的被气急了的三叶领走。

来了江户后总悟就基本没怎么碰过酒,喝也是小口小口的嘬,摇摇晃晃的就能自己走回房里。

说起来,这么和喝醉了的他独处这好像还是第一次……

怀里的脑袋突然开始不安分的四处乱拱,土方回过神来,扶起他的脸,发现他白嫩的额头上突兀的红了一小块。

“总悟?”

冲田总悟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又可能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直起软趴趴的身子,抬头眯着眼睛看土方。

土方被他盯得背后发凉,刚想把他脑袋掰开,就看见他举起了手里的东西。

还没看清那是什么,土方的肚子就被戳的生疼,低头一看发现是房卡。

总悟还没意识到自己干了些什么,依旧拿着房卡往土方身上使劲的戳,嘴里嘀嘀咕咕,“我、我要开门……”

戳戳这戳戳那,大概是觉得门应该开了,脑袋就开始往土方胸上撞。土方被撞的往后一踉跄,突然就明白了刚才的声音以及总悟额头上那一块红的来源。

总悟撞了一会发现“门”还是打不开,一急,又举起房卡,固执地使上更大劲拼命戳。一会戳到土方肚子,一会又戳到土方脸上去。

“开、开门!!我、我要、开门……”

土方疼的倒抽一口冷气,连忙握住总悟的手,嘴里哄着,“好好好,总悟乖啊,我带你去开门。”

“土、土方混蛋?”总悟睁大眼睛,但并没什么用,里头还是一片朦胧。

土方眉头不受控制的跳了跳,这就是所谓的念叨他?结果还是不在骂他!

算了……不能跟酒鬼讲道理。

“唔……门、门不见了……土方混蛋别、别挡路,我要开门……睡、睡觉。”说着说着总悟打了一个酒嗝,一把推开土方,踉踉跄跄的就往里走。土方连忙跟上他,“慢点慢点……”

没走几步,总悟突然消失在土方的视野里,一头倒地,栗色的额发扑在地上。

土方一惊,上前无奈的把他扶起来,果不其然,已经睡死过去了。

摁下服务铃。

“您好,请问想要点什么呢?”

“啊……不好意思,麻烦给我一碗醒酒汤,热的。”

———————————————————

评论(15)

热度(43)

  1. 一臉嚇儍的呆逼符·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