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

本命总悟。
本命cp威冲瑞金。可逆不拆。

『威冲』 猫的兔子与兔子的猫

⊙文渣
⊙ooc
⊙短
⊙土三

▲猫咪总×白兔威

@亞麻 宝贝儿你点的货到啦~

(我明明还有三篇写到一半的保存在那我居然又开始写别的。

以及为什么先写这篇呢……因为其他的不会写呀,而且这篇写的也超级烂,我已经完全傻了)

————————————————

  #被送出的猫与被捡到的兔#

三叶养了只小猫,栗色的柔顺的毛和柔若无骨的身子让三叶爱不释手,简直把这只小猫宠到了天上。

江华养了只兔子,雪白的皮毛和一撮短短的圆圆的小尾巴让人心痒,江华把它当儿子来养。

虽然待遇差不多,但来历却不同。

三叶的猫是土方解决完案件后收到的谢礼,然后就一直放在家里养着。

江华的兔子来的就比较草率,是神晃路边捡的,说是路边捡的也不确切,据神晃本人的阐述,他路过这只兔子的时候,这只兔子正在和老虎打架,当然是惨败,不过对面老虎少了一只腿,等神晃津津有味的看完这场明显不人道的战斗后,才意识到自己应该帮帮这只兔子,毕竟自己的职业也算是正义向的。但这只兔子并不领情,生生划破了神晃的脸。气急败坏的神晃逮着这只兔子就准备让江华今晚炖兔肉——当然没炖成,江华对这只兔子一见钟情。

三叶的猫很奇特,眼睛是猩红色,不论是白天夜晚望过去都是一片红,不过三叶的眸色也是红色,所以她倒没觉得心慌,但这种颜色却把土方吓了一跳,在三叶不在的时候
对这只猫一向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大概是察觉到了来自男主人的不喜,这只猫也就一直对土方实施各种残暴行为。例如扔掉他的蛋黄酱,抓破他的衣服,藏起他的内裤等等等等一系列惨无人道的行为。

江华的兔子更不同寻常,眼睛是湛蓝色,圆滚滚的眼睛水汪汪的,动一动就仿若漫天繁星斜斜射入他的眼里,璀璨生光。江华的眼睛也是透彻的蓝,倒怪不得江华把兔子当儿子来养。不过这只被神晃捡回来的兔子并不喜欢神晃,反而黏江华黏得紧,成天晃着长长的耳朵迈着小短腿跟着江华跑来跑去。神晃简直觉得自己捡了个祸害回家,三番两次想把兔子丢出去,结果被江华拧着耳朵骂了一顿。

这两小只跨越种族的敌视是在江华搬到三叶隔壁后开始的。

    #会咬人的猫与会抓人的兔#

江华笑容满面的带着寿司敲响三叶家门的时候,三叶委实吓了一跳。

三叶的居所离市中心不知远了几十公里,实实在在的荒无人烟,在这种地方突兀冒出个邻居,还真让人有点不可置信。

江华提了提手中的用樱色碎花布包裹着的寿司盒,朝三叶打了个招呼。

三叶这才回过神,把江华迎了进来。

她们笑聊了几句。

一直到家里的猫警惕的竖起浑身毛,尾巴直上了天,喉咙里咕噜噜的发出威胁的声音后,三叶才发现江华的怀里抱着只兔子。

兔子蜷缩成白绒绒的一团,懒懒的趴在江华的臂弯里。长长的耳朵贴着江华的身体,在听到猫叫后诡异的动了动。

猛的抬起脑袋,湛蓝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地上的猫,三瓣嘴微微张合,仿佛在说什么的样子让三叶噗嗤一笑。

“这……是你养的兔子?”三叶新奇的伸出手,想摸摸兔子小小的脑袋。

原本乖巧的兔子在三叶得手离他只有一厘米的时候一跳而起,恶狠狠的往纤纤玉手上抓了一道。

“啊!”三叶吃痛的收回手,手背上已然破了皮,渗透出血丝来,江华见状,不知所措的站起来,连忙道歉。

“啊对不起对不起……”江华瞪了眼又变的乖巧起来的兔子,对着三叶满脸歉意。

三叶微笑着摆摆手,“没关系的,本就是我的错。”

“怎么会呢,都是我太宠着他,你们家的医疗箱在哪,我给你处理下吧……”

“啊,不用了,我自己来吧,我可是医生呢。”

看着三叶缓缓起身往内室走去,江华叹了口气,转身狠狠揪起团成一团卧在沙发上兔子,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你看看你,都把人家抓伤了,下次不准这样了啊!”

还没等兔子点头吱声,一道黄色的小身影猛然窜上江华的手背,江华措不及防被一口咬住。

兔子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一抬头便看见一条长长的,软软的黄色尾巴在他面前晃啊晃,再往上看,便看见一只小小的猫用尖锐的牙狠狠磨着江华白嫩嫩的手。

兔子抓住猫的尾巴死命的拽,猫叼住江华的手不肯松,江华试图安抚住兔子……

反正在三叶处理好伤口的时候,场面已经乱成了一团。

  #吃萝卜的猫与啃猫草的兔#

土方路过阳台时,一眼瞟到了长得茂盛的猫薄荷以及——正在啃猫薄荷的兔子。

“咦?那不是江华家的兔子吗?”

三叶闻言,从厨房里探出头来,道:“江华和神晃出差去啦,兔子今天暂时放在咱们家,明天就接走了。”

“……兔子也吃猫草的吗?”

“大概?”

土方还没来得及感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就看见栗色猫从猫盆里一窜而起,后腿一蹬就冲到了阳台。

“喵呜——!!”

猩红色的猫眼睁得老大,死死盯着那盆被啃的惨不忍睹的猫草,土方在旁边都仿佛嗅到了一种愤懑绝望。

兔子动动三瓣嘴,嚼吧嚼吧嘴边的草,慢慢悠悠的咽下去,而后挑衅的看向不远处的猫。

猫的身体微不可见的一僵,然后突然放松下来,悠悠然的坐在阳台边,甚至闲适的抬起软软的肉爪子用舌头顺了顺
上面的毛,眼帘低垂,看也不看兔子一眼。

兔子眨眨眼,湛蓝的眸子里是连土方都能看出来的疑惑,他吐出剩下没咬进去的草,往猫那边走了几步,试探性的抬起前脚——狠狠给了猫一记兔拳。

好吧,这一点都不试探性。

“来来,小家伙们,开饭啦。”三叶端上饭菜放到餐桌上,然后端出一碟子胡箩卜和一碟子小鱼干。

摸了摸蹭到她腿边的猫,在他面前放上一碟小鱼干,满怀期待的等待猫的狼吞虎咽,结果却看见猫一反常态的推开小鱼干,反而满怀期待的看向她手里另一碟子里的胡萝卜。

“不行哦,这是兔子的晚餐呢——家里就这么两根胡萝卜啦,江华说了,兔子每天晚饭都必须是胡萝卜呢。”

闻言,猫蹭的更起劲了,伸出前腿来企图勾到那碟子的胡萝卜。

三叶被看的心软,叹了口气,蹲下身,捻起一小片胡萝卜,递到猫面前,“就给你吃这么点哦。”

猫一口咬住,咀嚼着。

三叶笑容灿烂的看猫吃的起劲,突然猫一跃而起,一拳拍下碟子。雪白的碟子“啪”的掉落,碎了一地,里面红彤彤的胡萝卜片全撒在了地上,顷刻粘上了灰尘,变得脏兮兮的。

“啊。”三叶惊讶的看着猫嘴角挑起,露出类似于得意的笑容。

不远处信步而来的兔子眼尖的看到一地的胡萝卜,“噔噔噔”跑过来。

猫舔了舔自己身上的毛。



   #猫的兔子与兔子的猫#

土方在收拾东西的时候不小心从猫窝里抖出一张照片来。

照片上,从窗户洒进卧室的光昏黄却明亮,淡淡打在在床边的两小只身上,朦朦胧胧地将他们笼罩起来。

猫蜷起身子,将小小的猫脸埋进雪白的毛里,头靠着兔子的肚皮,爪子搭在兔子的耳朵上,腿也几不安分的架上兔子的小短腿,眼睛闭着仿佛是睡了过去。

兔子侧着身子伸出白白的爪子,似乎是在推开猫,但看起来却又更像是在搂着他。

照片背面是明晃晃的四个大字。

——“总悟&神威”

————————————————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