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

本命总悟。
本命cp威冲瑞金。可逆不拆。

『威冲』 狗头军师①

⊙文渣
⊙ooc

▲小偷总×地主威

(让威冲甜啊!让他们he!放肆he!

我和你们说我其实“得的地”不分啊,所以我基本上都用“的”谁来教教我基础知识先……
威冲的170身高真的硬伤,写啥都不能写,想苏一下都不成!)

时代背景请自行理会——因为我也不知道呀。

账房阿伏兔华丽登场,请自配BGM。

————————

总悟挑眉,掂掂自己手中的红色的钱包,对鼓鼓囊囊的外表和里头哗啦啦的响声很是满意。

嘁,结果也没什么大不了嘛。

吹声口哨,准备将钱包塞进自个的口袋。霎时一只手破空而来,不是向着钱包,而是直接朝着总悟纤细的脖颈抓去。

电光火石之际,总悟本能的往旁边一侧,勉强躲过攻击。

笑容僵在嘴角,察觉到身后的人还要发起进攻,快速的抬起胳膊,狠狠往后顶去。

后面的人反应倒也是极快,学着他侧了个身,轻松避开。

“随便乱拿别人东西是不对的哦~”

轻佻的声音响起,总悟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干脆利落的转身,神情无辜。

“欸——这是我捡的哦?”

“从别人的口袋里捡东西?你的爱好还真独特呢。”

神威猛的扯住总悟的头发,往自己身上一拉,笑的灿烂。

头皮一阵发麻的疼痛,顺势跌进神威的怀里,总悟手臂一动,伸出手,在抓住自己头发的手上狠命一划。

“嘶,”神威吃痛,低头一看,手腕上一道不浅的刀伤,正在往外渗血。

要不是躲得快,大概整个手腕都差不多要被切掉吧?低头舔掉渗出来的血珠,饶有兴趣的看着总悟面露警色。

“你………”

“先生先生……”从不远处的人群里艰难挤出一个大叔,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阿伏兔抹一把头上的汗,一抬头就看到神威和总悟状似亲密的搂在一起。瞬间僵直,“该回去了”四个字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脸惊恐成青紫色。

“欸——阿伏兔来了啊。”神威眨眨眼,嘴里是这么说,但搂着总悟双肩的手却没有放开的意思。

总悟皱眉,使上劲挣脱了一下,抱住他的手仿佛铜墙铁壁一般,纹丝不动的牢牢搂着。

这家伙……力气好大。

“先、先生……”阿伏兔动动嘴,神情诡异好像还想说什么,被神威飞来一个眼神制止。

“嘛,既然小骗子你偷了我的钱包,就跟我回家打工呀~”神威笑眯眯的看着怀里的人,用下巴蹭蹭他的脸。

阿伏兔尴尬的立在一边,看着他貌似撒娇一般的动作,极为羞耻的捂住脸,装作不认识神威的样子——然而并不能阻挡神威是他家先生的事实。

“咳、咳咳……”阿伏兔撇过脸,手握成拳放在嘴边咳嗽几声。

总悟被神威缠的有些恼,头和神威的狠狠撞在一起,乘着他愣神的一瞬间,翻身将神威一脚踢开。

神威往后一退,卸了些许力道,揉揉自己被踹痛了的肚子,看了眼脸上明摆写着“你们收敛点”五个大字的阿伏兔,扫兴的啧一下,晃晃呆毛,又不知悔改的往总悟那走几步。

“喂,别过来。”总悟举起手里的东西,薄薄的刀刃在烈日下散着幽冷的寒光。“再过来就真的砍断你的手。”

话语颇具威胁力,不过神威当然不会在意,笑眯眯的歪头,“不来吗?”

“……”沉默。

在一片凝滞的尴尬里,阿伏兔挺身而出。

“……先生,时间来不及了……”连话语都带着虚浮。

神威不耐烦的打个哈气,“知道了知道了。”

看着他毫不留恋转身就走,阿伏兔无奈叹口气,快步跟上去。挤入哄闹的人群中,阿伏兔扭头匆匆看了眼总悟。

总悟还站在原来的地方,微微低下头,稍长的额发遮住眉眼,阳光飘飘然铺在他发上肩上,在他身后打出一个幽深的影。

看不清他的神情。

——

“我说……先生啊,要是那个小偷真的答应了,你不会真要把他带回家吧?”阿伏兔知道作为一个账房的本分不应该过问这么多,但一想起神威当时兴致勃勃的脸就莫名毛骨悚然。

神威听到了,脸上浮出诧异,仿佛是在好奇他为什么会这么问一样。

“咦?不是阿伏兔你说的,喜欢的人就要带回家的吗?”

阿伏兔愣在原地。



×tbc


哇考试考砸了连游戏都不想打,还是滚过来写点吧……
我还是没决定好阿伏兔到底该叫神威啥……本来定的是老板……嘶……想了想那画面还是算了吧。

评论(3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