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

本命总悟。
本命cp威冲瑞金。可逆不拆。

『威冲』 狗头军师②

⊙文渣
⊙ooc
⊙剧情废

————

冲田总悟将手里的东西甩到桌子上,叮铃哐啷的钱币撞到木桌砰的一声响。


“阿拉,这是……神威君的东西?”桌子对面的人轻笑着,“神偷果然名不虚传呀,冲田君还真是厉害。”


桌子大概有四五米长,那人披着黑色斗篷,全身只露出下半部分的脸,连男女都辨别不出。整个人懒洋洋的窝在椅子上,窝成黑乎乎的一团。


声音也是不男不女的中性味道。


总悟一直都看不惯这幅作态,冷冷道:“你到底是怎么看上神威那个奇葩的?”


“冲田君和神威君交手了?”那人突然直起身,兴致勃勃的问。


“算是吧。”总悟回答的不咸不淡。


“噢——这么说冲田君偷东西的事被发现啦?”


“嗯。只是个意外而已,准备一下就可以了。”总悟眯起眼。


明明看起来就是个单纯的白痴,结果却意外的很敏锐。



“哈哈哈,这么说冲田君你接下我的委托了?”那人兴致不减,笑的很是开怀,似乎很高兴总悟这么说。


总悟挑眉,“你的诚意?”


“唔……”那人犹豫了几秒,“让你成为有钱人?”


“你是蠢货吗?我做到这种地步,会缺钱?”总悟嗤笑出声,再也没了和对面人继续消耗时间的兴趣,脚步一转就往门外走去。


在总悟转下门把手的那一刻,身后的人才意识到他可能真的要走,很是急切的叫住他。


“哎哎,冲田君,别走啊。”


总悟脚步未停,门被缓缓打开。


“好吧好吧,我投降。”神秘人无奈妥协,这才看到总悟又把门关上,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钱不行的话……那就美……”


眼刀狠狠扫过来,打断神秘人的话。


“好好我知道了……”那人思考良久,才用极慢的语速,一字一顿道:“……冲田君的姐姐的……遗物,怎么样?”


总悟乍听之下还有些愣怔,脑海中迅速勾勒出一个身姿窈窕总穿着黄色碎花和服,笑的柔和温婉的栗发女子。反应过来却是面色一厉,声音顿时冷下来,仿佛含着冰霜一般的凛冽狠狠扎向那人。“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是那批人里的一个?!”


“啊不不不……我怎么会是那帮强……”意识到说漏了嘴,那人连忙住了口。


总悟衣袖一动,不动声色的握紧手里反着寒光的利刃,刀身上还沾着一抹已经干了的暗红——神威的血。


稍微调整姿势,总悟皱眉,脑海里快速闪过当年的一个个画面,企图从中寻找是不是真的有漏网之鱼,“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谁?!”


那人安静了几秒,看着总悟越发警惕,才叹口气,道:“我和杀害你姐姐的人可没有关系,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已经过了三年了。”


顿了顿,那人又道:“而且你姐姐的东西我也只是知道个下落,冲田君要真想拿到还得自己去找呀……”


总悟盯着他,尽管看不到面部表情,但直觉却告诉他,那人说的是真话。


当年不可能留下任何人……他们应该,都死到不能再死,现在大概也已经成为了一堆廉价的黑灰。


绝对,不会有漏网之鱼才是。


总悟垂下眼帘,一旦想起冲田三叶心脏就像是被狠狠握住一般,连浅淡的呼吸都带着痛。


但现在不是感怀春秋的时候,拿到姐姐的给自己的遗物才是最要紧的事。


“可以,我可以帮你拿到你要的东西。那么你到底想从那个白痴身上得到什么?”


“伞。”那人伸出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比划了一下,“神威君随身带着的那把红色的伞。冲田君应该见过了吧?”

 

总悟稍微回忆了一下,很快就在记忆里捞出了那抹艳红。神威穿着浅黑色的中国功夫服,外面围着条石灰色的披风,衬得他头上那堆乱糟糟的橙红色愈发鲜艳,和身后背着的伞的红倒是相呼相映,般配得很。


随身带着么……


总悟权衡了一下,很快在夜晚去偷和白日去抢两个方式里下了选择。


带上门的那一瞬,总悟好像隐约听到那人愉快的哼了声。不过不管这是不是他的什么恶心的趣味,都和总悟无关。

 
他只要拿到姐姐的东西就可以了。


门外的天很蓝,仿佛洗去了一切污秽与尘埃。


——tbc——

【病患x病患】还是【狱警x囚犯】?

评论(3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