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柴,要高中了打算好好学习,所以可能以后就不怎么会更文了,取关随意,给你们比心❤




深资总吹。
本命cp 威冲威

主要产出银魂相关/胜出

雷肉体交流上的ntr以及多p

『威冲』 情话(4)


是久违的《情话》!

对还是这么短小而且渣x

前文见主页吧x至今我还是没能摸索出来手机端怎么弄超链

(在填坑的边缘试探

————————

总悟一发狠劲,推开神威,手背狠狠擦了擦嘴唇,仿佛是要擦掉什么脏东西一样,他恶狠狠的瞪着神威。


“你有病吧?!”



神威被他推开,不悦的眯着眼,嘴角倒是还挂着笑,只是这笑容却怎么看怎么瘆人,“我以为你的聪明足够你理解你现在面临的是什么境地呢——

还当这里是江户吗?警察先生?”

 

总悟看着这个罪魁祸首,冷笑一声,把自己身体放松下来靠在椅子上,尽量不去动腿上刚刚包好的伤,“那你杀了我好了。”



“……”神威看着他,一点点站起...

『青葱/高威/银桂/』 学习不如谈恋爱

嘻嘻嘻

考试考完了x

摸个和考试有关的玩玩。

突破三千大关x,这次有4300+

排雷:是银桂(师生)   高威      青葱的段子结合体(……

高威青葱戏份偏重x

校园pa

写甜文不带脑子(我觉得我可以写一个系列)

——————————

银时领了监察的牌子挂着到处逛的时候,远远瞥见对面楼道里一个敏捷的身影迅速窜了过去,他连忙掏出眼镜仔细看过去的时候,倒没看清低头跑着的是哪个,只来得及和那身影背上趴着的土方十四郎看了个对眼——准确来说是他看到了土方,毕竟土方好像是闭着眼的。

——等等不对啊??考试结束的铃...

x

那个该死的未知病毒的蛰伏期比那群废柴医护预料的要短上近三个小时,总悟感到一阵阵的呕吐感伴随着晕眩冲他本就超负荷的大脑狂轰乱炸,他忍无可忍的喘了口气,眯着眼睛看向已经整装待发的神威。

不得不说,神威虽然平时总没个正经样,但这一身军装穿起来还真他妈帅,深蓝色的军装称的那双瞳仁愈发透彻,像是扣着繁星点点,不过此时,那眼底压抑着的风暴生生拍碎了那份纯澈。

红色的头发被草草扎了个小马尾乱糟糟的挂在脑袋后面,颀长的身影遮住了大半灯光,他立在那,从口袋里摸出根烟来,也不点,就这么叼着,烦躁到可以单枪匹马挑几百个星际海盗。

“恶徒。”总悟带着点气音喊他。

神威立马转头,三步并俩的走过来,看着总悟潮红的脸颊,...

【威冲】 鬼仙——始

短。

活在梦里。

—————

“……鬼仙……恣色绝艳,肌肤绰约,如神仙中人。”

————

“神仙?”神威跳上板凳,扭正身子,两条腿自然下垂,在空中晃晃悠悠的,他笑的灿烂,带着孩童特有的懵懂天真,声音也好似泡在蜜罐里,甜甜的,让人不禁心底一软。

然而他的面前空无一人。

“为什么不说话?”他眉头一皱,脸上浮现出一点不开心的神色。

仍是一片寂静。...

『威冲』 情话 [3]


ooc
练笔

唉。
前文见主页吧。
我估计没几个人还记得这篇了。
码字使我快乐。

后面高杉戏份估计没多少。毕竟感情两个人慢慢培养就好。

————————

为了一个江户的小警察而去得罪夜兔师团的团长并不是明智之举,但当高杉看到神威眼里几乎化为实质的杀气时,他却莫名其妙的不想交人。

神威一开始就压根没在意高杉晋助的沉默,他歪着脑袋笑了笑,嘴角弯起的弧度毫无情感,但却是让人为之惊艳的昳丽,他速度极快的向着总悟的方向奔去。

总悟一惊,身形微动正打算避开,忽然眼前掠过一道白光,再度看时,却发现是一把剑竖在了身前,直愣愣插进了地板三四寸深。

神威脚步微顿,神情略带诧异,在离总悟一米远的地方停下,...

『威冲』 人生何处不狗血

*阅前须知*

练笔。
没捉虫。
ooc预警。
一小时爆肝3000(极限。因为懒。
十分流水账的小甜饼。
就是想让自己happy一下的产物。

网络小说写手神威x无业游民总悟的故事。(没关系,神威养。

————

银时喝了一口杯子里粉红的牛奶,然后舔掉嘴边一圈的奶胡子,忍不住瞟了一眼神威搭在桌上的脑袋——以及脑袋前面那根软绵绵趴在桌上的呆毛。

想捏一下。

他指尖一动,心底越发痒痒,不过面前这个看起来单纯无害的少年可不是什么善类,捏完呆毛他肯定也就命不久矣了。

出于一种对生命的敬重,银时还是强忍下了这股冲动,他干笑一声,终于想起了自己约神威出来的原因,道:“神威君……?你已经停更很久了哦?”

就...

『威冲』 养虎为患 (片段)

先前说的养成,先写一点看看有没有感觉。
感觉ooc了耶。
————

神威带着一身伤痕跟着冲田总悟进了家门。


他正琢磨着是不是该几点眼泪出来装个可怜,却听冲田总悟一声冷喝:“跪下。”


略一愣怔,他抬头看他,冲田总悟背对着他并未回头,却好像背后长了眼似的,知道神威没有乖乖跪下来,声音已带上了点怒气,“听不见吗?我让你跪下。”


神威眼底杀气一闪而过,而后又被很好的隐藏起来,他迟疑片刻,还是乖乖跪下了。


总悟拿过枪,指着神威,神威一抬眼就对上黑黝黝的枪口,他面不改色的又看了一眼冲田总悟,一言不发。


冲田总悟挑了下眉,“这下硬气了?刚和人打架的时候怎么怂的跟兔子一样呢?”


见神威抿...

『威冲』 情话 [2]

练笔。
短。

很好。我终于分清了“的地得”的用法,但“得”“地”用起来怎么看怎么奇怪,所以一律换成了“的”。大家心里清楚就好了,别被我带偏emmmm
(好宝宝不要和这个傻子学。

修罗场!修罗场!修罗场!(不是

————

神威一脚踩在狼狈趴着的天人的背上,鲜血在这个可怜的天人身下蔓延开来,神威眯起眼睛,清澈湛蓝的眸子里是不加掩饰的漠然和冷漠。

他脚下用上几分力,肋骨断裂开来的声音清脆无比,天人在他脚下微弱而可悲的哀嚎。

因为他任务失败还违反上级命令自顾自带回来一个江户警察的事情,许多人都幸灾乐祸的等着看他笑话,看他带着伤从提督那出来,都以为神威是被惩罚了,于是一堆平时在神威面前屁都不敢放一...

『威冲』 情话 【1】

练笔。
囚禁。
短。
——————————

阿伏兔端着饭菜,门口的云业冲他点点头,让开身让阿伏兔进门。

甫一进门,阿伏兔背脊一凉,险险侧开身躲过攻击,看着双脚之间插在地上至少一寸深的匕首,神情略微无奈,抬头望了望房里的人,道:“团长可没告诉我你还藏了这么危险的东西……”

冲田总悟一只手被枷锁吊在墙上,血迹斑斑,另一只手还保持着把刀掷出去的姿势不变,衣服上的血早就干涸发黑,但腿上的伤口还在往外汩汩冒血,把旧的血痕覆盖,他微低着头,发丝耷拉在额头上,一抹红若隐若现。

他抬起头,暗红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蔑视,嘴角勾起轻狂的弧度,“是你啊,我还以为那只变态兔子呢。”

“哈。”阿伏兔意味不明的发出一个...

【威冲】 酒

练笔。十分钟产物,只是为了让自己开心一下。
改了三次。我是真没明白我到底哪违规了,,真的。改的七零八落的,还是没胆子把原版放上来,这个真的,,,不是车啊??

1 / 3

© 符·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