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

本命总悟。
本命cp威冲瑞金。可逆不拆。

『威冲』 狼人与森Ⅰ-Ⅱ

⊙文渣
⊙ooc
⊙废话多
⊙较雷

▲狼人总×血族威

@冲田病患者 大大你点的货到啦。

(其实不是很明白“大大”和“太太”的差别,所以我就跟着瞎喊喊。。。以及我重新写了一遍居然没一次性把它写完!这不科学!)

*一切有关血族和狼人的相关知识全部来自于度娘和我可爱的小伙伴对我的脑内灌输,如果错了,请一定毫不大意的……把它当成私设吧!*

文中提到的什么什么族啊,他们都不是真的全窝在一个大房子里,也是有自己的家的,当然家都是在附近范围内。所以什么血族狼人族就相当于他们的总基地,偶尔回去报个到什么的。

以上。

————————

—Ⅰ—

总悟坐在在窗沿上,背靠着轴,侧过头去看窗外的风景。蓬松的灰色尾巴垂在一边,间而轻轻摆动,尾尖擦过绒毯。

窗外是一片无边际的森林,棵棵树均高大茂盛,强烈的日光铺洒在它们上方,给它们笼上一层灿金色的边。

那是一种死寂的美。

 
别说飞禽走兽,就是连无处不在的风都不曾光临过这里。
那一汪幽森的绿让人心生寒意。

总悟面无表情的凝视着。

虽说是看风景,但那双猩红色的眸子里却什么也没有,和那片森林一样,里头充斥着的是毫无生机的空寂。

“很喜欢?”轻扬的语调从身后突兀响起,冲田总悟丝毫不惊讶,从窗子上翻身落地,声音一如既往地不含感情,“不喜欢。”

“咦?不喜欢吗?”神威看着他,像是很惊讶的眨了眨眼,似乎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那总悟为什么要盯这么久?”

总悟径直走到精致的金镶边小矮桌边,兀自端了茶杯倒了杯茶小嘬了一口,眉眼氤氲浅绿色的热气里。

神威不依不挠走到总悟身边,问:“难道总悟是那种明明很讨厌但是却总喜欢盯着看的人吗?”

有些不耐烦的动了动头顶上两个大大的毛茸茸的狼耳朵,开口却是毫不相关的问题:“你什么时候让我出去?”

“那你得先告诉我为什么呀。”神威看着总悟有一口没一口的小口喝着茶,顿时不爽,幼稚的把茶杯夺过来,放到自己身后的书桌上,笑着说。

总悟看了看自己空无一物的手心,火气有点往上冒的倾向,勉强压制住暴打面前这个人的冲动——尽管真打起来也不一定能打得过神威。他侧过脸,望着神威的眼睛,神情认真,“我无聊。你让我出去我就不盯着看了。”

神威当然没被那副表情糊弄到,相反,他敏锐的察觉到了总悟眼底的敷衍。

虽然不大满意,但神威也没逼着他非要说实话,只走过去,搂住总悟,将下巴搭在他的颈窝里,蹭了蹭,“现在不行哦,总悟要陪着我才行。”

总悟烦躁的把他的脑袋移开,抬腿就是一个踹,“你妈妈难道没告诉你不要把陌生人带到家里来吗蠢货?何况我是狼人。”

“妈妈也是狼人呀,是妈妈告诉我喜欢的人就要留在身边的呢。”神威笑眯眯的回答。

总悟简直不明白这家伙的脑子是不是少了什么零件,他可是狼人,货真价实的狼人,他不会不知道狼人专吃血族吧?

还是说,他对自己的实力太有自信?

“那你把解药给我。”总悟朝他摊开手心,歪着脑袋面无表情。

头顶上的狼耳朵也跟着他的动作耳尖微微向左倾。

神威大抵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在总悟被抓进来的时候被迫被喂进了些不知名的冰凉的液体,他还以为是什么毒药,当时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结果醒来后却发现只是自己的耳朵和尾巴露了出来,其他地方毫无大碍。

这是个变态。

虽然并不觉得要紧,但偶尔还是会嫌尾巴太烦耳朵太蠢,碍手碍脚。

神威学着他也歪了歪脑袋,状似天真,“我不知道什么解药呀。”

总悟对他的装傻嗤之以鼻:“别装模作样的,拿来。”

“我是真的不知道呢,药是阿伏兔给的呢。”

“他……”

“叩叩”

总悟讽刺的话才刚出口,门突然被敲响。

“进来。”神威撇撇嘴,拿过总悟喝过的茶杯就着灌一口。

阿伏兔有些尴尬的走进来,看看一脸闲适的神威,扭过头又看看明显有些恼火的总悟,竟然一时半会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咳……亲王,血皇大人让您过去。”

神威皱了皱眉,“我不……”

阿伏兔身为跟了神威近千年的手下,自然对他了如指掌,在看到神威皱眉头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他接下来想说什么。眼疾嘴快的截住他的话,“血皇大人说是要讨论关于您身后这个狼人的事。”

看着神威明显不乐意但还是乖乖和阿伏兔走了的样子,总悟淡淡然的晃了晃尾巴。

他当然不会认为神威是真的喜欢他,毕竟是活了几千几万年的吸血鬼,他们可是很擅长找乐子的,自己不过是那千百万乐子中的一个。
 


   —Ⅱ—

神威是狼人与血族生下的杂种,自然不会是纯血种。原本在这个意外出生的时候,血族的长老就想把他给弄死,但又顾忌于血皇神晃,所以一直等到了神威成年礼的那天,也就是血皇沉睡的那天才下手。

于是那天——神威两三下把他们全撂倒了。

这个光辉大计毫不意外的惨败。

虽说血族是强者为尊,但对于这个在长老们眼里的孽种——神威,再强他们也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的。不过好在血皇每三百年都要醒来一次,但毕竟活了万年,身体也是渐渐不行了,估摸着自己再过一段时间又要睡过去,这次可能睡个把千年,神晃开始焦急起来,着手逐渐把事务转交到神威手上。

无疑,他这个举动是非常成功的,至少长老们还是逐渐接受了神威。毕竟血皇都发话了,而且神威也一直没有做出什么类似于叛徒的事。

事态一直发展到现在都是十分安稳且在意料之中的——除了冲田总悟这个变数。

还是不得不说一句,果然是父子,连看上的人种族都一样。不过狼人和血族天生是敌人,这种持续了几千几亿年的仇视当然不会因为神威而改变什么。

于是当年和神威掐架的长老们纷纷蠢蠢欲动起来,想借着这个由头把神威驱逐出这个家族。

已经在血族里有了几分权势的长老们的力量不容小觑。

神晃差阿伏兔过来大抵也是为了这个事,只要把冲田总悟这个狼人解决了,那么神威即将面临的危险也就不复存在。

总悟面无表情又转过身,仍是坐在窗子上,目不转视的盯着那片森林,仿佛那永远一成不变的林子真的有多么好看一样。

——

“不可能。”神威冷笑一声,目光漠然的看着七窍生烟的神晃。

“不管如何你也得给我把那个小子给赶走!你不想活命了吗?!”神晃看着面前俊美的儿子,只感觉到自己的脑仁
发疼,他想如果自己有一个八撇胡,肯定连胡子也要气得发抖。
 

可惜他只有一个锃亮的光头而已。

神威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坐在椅子上的神晃,一脸不屑,“以前的我可以打到他们,当然,现在也可以。”

语毕,毫不留情的转身,围着的褐色披风飞扬在神晃眼前。

门被猛的关上,发出巨大声响。

神晃有些恍惚的看着神威离开,原本神采奕奕挺得笔直的背像是突然没了倚靠,双肩松懈下来,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

血族一向都喜爱穿高贵华丽的礼服游走在俗世之间,但神威是个例外,他一直都穿着深黑色白底的功夫服,套着褐色披风,和这个奢侈的世界格格不入。

那是江华最爱穿的衣服,甚至连那头发,那小小一撮辫子,也全都是照着江华的样子来的。

神威恨他。

他很早就明白了,在江华死的那一刻神威就恨他。

恨不得啃其骨啖其肉。

神晃他啊,其实根本没资格去阻止神威。

——

神威和总悟认识吗?

答案是肯定的。

他们认识,在比这很久很久之前就认识。

那个时候的江华才刚刚生下神威没几天,神晃就陷入了沉睡。

瞬间成为众矢之的的江华没了神晃的保护,无可奈何之下带着神威逃离了血族。

一路逃到了三叶家门口。

好吧,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

三叶和总悟并不和其他狼人居住在一起,或者该这么说——他们被狼人所排斥。

这其中渊源还是要落到三叶总悟的父母头上。

在三叶才堪堪三百岁,相当于人类的五岁的时候,血族与狼人爆发了一场战斗。并不是什么稀罕事,身为世敌的两族能和平相处才怪。

一场战斗持续了整整三天三夜,无数的狼人或吸血鬼相继倒下,然后源源不断的他们的族人再填充上来。

那场战斗爆发的原因已经没谁记得清,所有人满脑子只充斥着杀戮。于是根本没谁意识到,在这场战斗开始的最初,狼人的老大,也就是总悟的父母,不见了。

听起来是一件非常蹊跷的事,事实上,它真的非常蹊跷。

无缘无故的,两个活生生的狼人就不见了。

所有狼人的忙里忙外的准备战斗,谁有多余的注意力去关注那些。反正就是没人注意到他们的失踪。

那场轰轰烈烈的战斗以狼人的惨败而告终。

狼人几近死了近三分之一的族人,狼本就是群居动物,有着非常强烈的种族意识。他们一致认为他们的惨败源于血 族有神晃驻阵,而他们却没有。

所有狼人的死伤全都被狠狠掼在总悟三叶的父母上。

他们被套上了“逃兵”的称号。

三叶试图辩解,但没有任何人相信。于是,三叶被赶了出来。

在三叶孤立无援的时候,那对无良父母又回来了。顺便带回来了总悟。

他们为什么失踪?因为他们去生了个孩子。

就是这么不着调的理由。

三叶的父母也算个异类,因为他们完全没有所谓的团结意识。

他们这种思维方式完美遗传给了三叶,于是三叶对那些狼人的死伤也根本不感到惋惜。

好好的干嘛非要打架呢?

在把总悟递给三叶之后,那对无良父母表示,反正现在回去了也是挨骂,不如就别回去了,你好好养着总悟,我们出去办个事啊。

于是这个事就一直办了几百年。

尽管十分愤恨那些狼人的欲加之罪,但到底是顾忌着总悟,于是还是乖乖的按照他们的安排在荒郊野岭里住了下来。

一住就是几百年。总悟也渐渐长大,成了人类口中的“幼童”的模样。

江华来的那天是晚上。满身血污的狼狈女人闯进破败木屋的那一刻,三叶吓的连爪子都露了出来,差点对着江华来一下把她彻底送上西天。

在听了江华匆匆忙忙的解释后,三叶看了看跟总悟差不多大的被抱在江华怀里奄奄一息的神威,软了心,就设法把江华他们藏了起来。

于是这两个较为悲惨的女人顺理成章的住到了一起。

在被神晃接回去以前,神威这个半个血族一直以为自己也是狼人。

刚刚出生的狼人基本上控制不好自己的力量,所以常常会无意识的把自己的尾巴耳朵露出来。

总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往往在帮三叶洗碗或者帮江华做饭的时候,尾巴会“噗”的一声从屁股后面蹦出来。

那个时候的神威还为自己从来没像总悟一样露尾巴露耳朵的厉害狠狠自豪了一把。

小只的总悟看到得意的仿佛要上了天的神威气的不行,每次都要和神威好好打上一架才罢休。

这种愉快的生活也只有三百年。

江华死了。

虽说是身体强壮的狼人,但生下神威就几乎要了她半条命,更何况没好好修养就又带着他东奔西走的逃亡。她的身子骨一直在日复一日的衰败。

江华入葬的那一天神威没哭没笑,把小身板挺得老直直勾勾的看着江华仿佛依旧带着笑的脸被肮脏的泥土渐渐覆盖。眼睛眨也没眨,眼眶的干涩仿佛连带着浑身血液都开始枯竭。

三叶早就泣不成声,总悟红着眼眶狠狠踢了神威一脚,“你要哭就哭,半哭不哭的样子丑死了。”神威机械般的转头看着总悟,毫无预兆的突然抱住总悟。

总悟被抱的一个踉跄,坚持了几秒还是没站稳,背砸在地上,坚硬的石子磕的他的背一阵锥心的痛。

在感受到肩膀突如其来的湿润,总悟老成地叹口气,回搂住了神威的肩膀。

“看吧,我就说这样子好多了。”

当神威接受现实想和江华总悟好好生活的时候,神晃来了。

而江华,刚刚入葬

——tbc——

(我怎么会没一次性搞完?!肯定是我废话太多(。


评论(1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