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

本命总悟。
本命cp威冲瑞金。可逆不拆。

『银桂』 你看即使物种不同也不是不可以恋爱嘛 (上)

⊙文渣
⊙ooc
⊙日常

(哎哟写的时候把腰扭到了,好痛好痛,我要缓几天)

——————

洗衣机咕噜噜的转动着。

突然,它像是磕了药的精神病人一样,“咔咔”的左右抽搐。伴随着间而猛烈的被撞击的咚咚声

听到外面的动静,银时恋恋不舍地放下jump,穿着白熊睡衣,挠挠脑袋,打着哈气,拖拉着一双棉鞋从卧室里走出去。

“啊……这破东西坏掉了吗?不是吧,这可是银桑我才买的!那个黑心店家,明天我要告他去!咦说起来这个不是从辰马那里买到的吗……花了多少来着?”银时一边絮絮叨叨的念,一边狠狠拍了拍矮小敦实的洗衣机。

但这台洗衣机并没有电视那么听话,依然咔咔的发出难以入耳的噪音。

银时烦躁的踹了它一脚,等待片刻还是无奈的按下暂停按钮,蹲下身把洗衣机打开,准备自己亲自上阵。

在银时弯下腰的一刹那,一个黑影飞快的从洗衣机里跳出来,一举飞上银时的脸。

“啊!痛痛痛……”银时被撞的一个踉跄,屁股着地摔在一边,眼角泛出生理性眼泪。

蓝色的……亮闪闪的……银时揉着被砸红的鼻梁,眼泪汪汪的回想着自己一瞬间瞟到的东西。

低下头,果不其然看到一个大约一个手掌大的小东西在地上挣扎。

黑色的长发,蓝色的鱼尾……鱼尾?!

银时不可置信的揉揉眼睛,眨巴几下,那不断摆动的鱼尾还是没有消失。

地上的小人儿脸着地,墨色的发铺散在他的周身,他用鱼尾拍打着地面,身子不停扭动,似乎是想站起来一样。

几分钟过去了,他动静渐渐减小,最后彻底安静下来。

死……死了?

银时畏畏缩缩的往前迈一步。

“啊……不好意思,请问有人吗?”细小的,轻微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如蚊吟的声音落进银时耳朵里却是吓了他一大跳,一时没控制好力道,原本准备只轻轻碰下那个不明物体的手重重按上去。

黏黏糊糊……又滑又软……

还没等银时细细体会这种奇怪的触感,手下的小东西似乎是被吓了一跳,又或者是被按痛了,惊叫一声。

银时慌慌张张的抬起手,不料,那柔顺的发丝缠绕上了他的手指,顺着他的动作也被带起来。

那牵扯的力道小到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当银时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对上了那双棕色的眼睛。

那是怎样的一对眸子呢?

澄澈,且明亮的。

轻轻回旋着的浅棕色里缀上一点并不多余的灿黄,偏生在灼目的炽光灯下更加熠熠生辉,晃的银时眼睛有点儿刺痛,尴尬的别开眼。

“这位阁下,你……能把我放下来吗?”

空气停滞了几秒,那小小的不明物体先开了口,声音还是很细小,银时凝神去听,才能勉强辨认出来那是个男孩子的声音,满是认真的在询问。

缓过神来的银时把他放在了桌面上,但却怎么也解不开缠绕在上面的头发,勉强耐着性子尝试了几次,还是狠狠绕在上面,那一个个锁死的结好像一辈子也打不开一样。

恼火之下寻了剪刀一把剪下去。

一根根发丝轻飘飘的落到主人的手上。

头顶还残留的短短的一小撮头发高昂的扬起,如同烟花一样炸开绽放在他的头上。

“呃……”银时这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混账事,僵硬的把手背到身后,撇过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小小的不明物体摸摸头顶的头发,感到有点儿不舒服,但并不介怀,只是晃着脑袋,脸扬起来,对着银时,满脸认真的做自我介绍:“这位阁下你好,我是桂小太郎。”

——tbc——

(。把握不住桂的人设,就只敢写这么点儿,有什么不对拜托狠狠骂我
谢谢!)

评论(1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