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

本命总悟。
本命cp威冲瑞金。可逆不拆。

(于是这个也是错的我还是重发一遍。。)

2078年三月十七号二三点三十分四十八秒。

末世,在水蓝色的地球轰然爆炸后,正式到来。

在一片焦黑的土地上,没有所谓的丧尸异能,只有互相猜疑,人心惶惶。

“编号6178,上船。”面无表情身着厚重的蓝色保护服的人语气冰冷的喊出一长串数字,他的身后停着高大巍峨的飞船。

被点到编号的娇小女孩子颤着嘴唇,眼角泛出泪花来,她的脸上黑乎乎一片,五官被泥糊住,细弱的手臂上有着腐烂的黑红色伤口,破烂的衣物几乎不能蔽体。她激动的连路都走不稳,从汹涌的人群中艰难的挤出来,高举手臂,“我我我!”

她身后的人群也都是一副狼狈样,麻木的脸上透出一种强烈的羡慕,甚至于嫉妒,看着女孩跌跌撞撞的跑过去。

立在船边的人在女孩子的身上上下搜寻,确认没有携带危险物品后,点了点头,“带下去消毒。”

“谢谢!谢谢!谢……”女孩子捂着嘴哭出声,仿佛见到了希望一般断断续续的道谢。

楼梯从飞船中央一直延到地上,人群一阵骚动。

女孩笑起来,快步往楼梯的方向奔去。

“嘭。”急促短暂的枪声响起。

女孩神情劾然,脚步一顿,颤抖的捂住腹部正在涓涓往外冒血的鲜红血洞,“咦,怎、怎么会……”

软软倒下,她的血染红身下一小块泥土,瘦骨嶙峋的手拼了命的往前伸,然后,她触及到了冰冷的楼梯。

“明明……明明已经……”女孩子喘着气,感受到生命从自己身体里缓缓顺着鲜血流逝。仍不放弃,用膝盖蹭着地下的沙地,一点一点往前挪,“我不要…不要…救救我…谁、谁来救……!”细小的哭腔蓦然停止,她仍带着不可置信的脸被狠狠踩到地上,几下挣扎就没了气息。

立在飞船边上的人收回脚,踢开女孩搭在第一阶梯的手,看着洁白的台阶上落下女孩子手上的灰和血迹,厌恶的皱皱眉头,转头吩咐身后人,“回去把楼梯洗洗,脏了。”

身后人应一声。没一会儿,拿着枪神情疯狂的男人被制服押送过来。

“带过来做什么,直接处决。”

男人的拿枪的手被钳住,动弹不得,听了这话仰天大笑起来,“畜生!凭什么那个不中用的小娘们都能上船,老子幸幸苦苦给你们干了几十年,结果就落下这么个下场!”

那人眉头一皱,“带走。”

男人咬牙切齿,但力不从心,被人狠狠拖走。他眼睛通红,面色狰狞,低哑却又疯狂的尖叫彻响在昏沉的天空,“我诅咒你们全都会死!一个都活不下来哈哈哈哈哈干脆都去死吧!一个都……全部……哈哈哈……”

——“嘭。”

气氛沉寂下来。

“下一个、编号6179。”漠不关心的移开目光,立在船边的人喊出下一个数字。

*

总悟站在人群后,把玩着手里银白色的手枪,腰间别着剑,兴趣十足的看着这场闹剧。

这样的戏码天天都有。

末世再来之前就已经被检测出来,但仅剩的一天并不足以让全部人逃走,于是全球各地的人分别都被自己国家安顿在据说十分坚固不可破的保护基地里。

但爆炸还是摧毁了近三分之二的基地。

这场不知明物体引起的大范围爆炸早被预防但仍让人措手不及。最可怕的是他们储存粮食的基地近二分之一被炸毁,有些国家的人民则是干脆全部死亡,粮食也随灰黑色的蘑菇云消散在天空。

他们是不幸的,不幸迎来了末世,但同时也是幸运的,幸运保住了大部分人民和粮食。

但并非活下来就可以,地表土地被炸毁,焦黑一片,根本无从种植,按照预算,剩下的粮食仅仅只够所有人6个月的存活时间。

因为爆炸原因,空气质量极其恶劣,深深呼吸一口都可以立马感受到小石子硌在鼻腔里。

这样下去所有人都会死。

并非没有想过离开,但地球上的飞船也被炸掉,幸运保存下来的只有三辆,其中一辆已经坏了,能不能修好是个大问题,至于重新制造……那根本就是异想天开,所有资源都被炸毁,重新制造飞船至少七年。

政府所选择的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离地球很远,一去一回恰好一个月,而一辆飞船一次只够载一千人。

先行运走国家领导及重要官员,再然后是军队,其次是各地首富和有钱人,最后才是平民百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编号,官职越大,砸的钱越多,编号也就越往前,到了百姓这一块都是随机抽取。

这是规矩,也是规则。

已经运走了三波人,这是第四波,也就是仅剩下三个月。

而剩下的人口上十万,也就是说,点背抽到排后的的编号的人根本没有活下去的机会。

例如那个拿枪杀人的男人,例如总悟。

总悟的编号也是六开头,不过比六千多个零。

不过真的没有活下去的机会只能等死了吗?

不,机会是有的。

只要杀人就好了。杀掉比自己编号小的人。

毕竟飞船只说了可以载一千人,但并没有说只能载6000~7000编号的人。

意思是说,假设6000~7000编号里有一个人死了,那么本来这轮不能上船的7001号,就提前一个月可以活下来。

残酷的世道,不过他喜欢。

总悟轻笑一声,把银白色的小型手枪在手里打个转,然后牢牢握住。

弱肉强食罢了。

*

领午饭的时间很快到了,总悟吹着口哨排在长长的队伍里,一派悠然自得。

不远处的骚动引起了他的注意。

瘦小身穿蓝色和服的少年被拎住衣领,抓住他的凶神恶煞的男子把他一溜烟轻松提起来,然后狠狠往他脸上招呼了一圈。

少年圆圆的蓝框眼睛被打下地,“啊!我的眼镜……”少年眯起眼,神色慌张。

男子一脚踩上去,脆弱的眼镜在他脚下碎成两半。“啊?!你再说什么??”

“你……!”少年恼怒的脸通红,男子裂开嘴,好像非常享受欺辱对方的过程。

突然,一把木剑击中男子的脑袋,把他打得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少年乘机溜到一边。

“谁!哪个混蛋?!”男子捂着后脑猛地站起来,愤怒的四处环视。

并不明媚的阳光下,他的银色卷发却散发莫名耀眼的光辉,他步伐慵懒的从人群中走出来,捡起木剑,不耐烦的掏掏耳朵,“刚才是不是有只猪在叫叫嚷嚷?”

总悟突然失了兴致,无聊的撇撇嘴,移开了眼。

末世里总是不缺正义的英雄。

领了馒头,总悟再看过去的时候人已经都不在了,徒留一地风沙。

也没多作停留,回到了自己随便找的暂住小破屋。

不过总悟也没想到自己喜欢看热闹看人倒霉的报应来得这么快。

当一群土匪闯进屋子里的时候总悟还在睁着眼睛数绵羊,闻声看向门边。

接着微弱的月光,他看见了一头耀眼的红发。

-也许tbc

评论(2)

热度(13)